安静写,少说。
做自己。

【全员/渤罗/红兴】《为非作歹》14-15(全员恶人黑化AU(视频衍生)

Cp:全员/渤罗/红兴(极限挑战衍生)

分级:R(血腥暴力与死亡)

梗概:为非作歹,我很抱歉

警告:前作12-13在这里

*剧情中二,地名AU,世界线AU,请勿当真。

*他们都是坏人,只是写文设定,这个三观现实生活中是完全错的,绝对是错的!

*利益相关:我算是团粉+渤乐,cp吃主流红兴菠萝,乱炖完全接受。

*经小伙伴提醒,这个系列的文有了个方便查找的tag“为非作歹我很抱歉”



14

警察局长有个标准的肥胖官僚主义者长相,小眼睛里总是有着别样的精明和藏在冠冕堂皇下的贪婪,师父递给他资料的时候特别带着鄙视意味地补充了句“色情狂”。老小记得这些,在类爵士的音乐声中,他将纤长的手指抚上自己的胸口,从锁骨一路下到小腹,小幺的腰细,紧致的胯骨在手指下卡着节奏挺动,他抬头向着目标的方向若有若无地抛着格外清纯的媚眼。

节奏是在四个八拍之后加快起来的,加入的鼓点让舞台地板微微震动着,弯腰,扭动,转身,伸展——张艺兴把那支精挑细选的舞蹈跳的热烈而奔放,底下很配合的在几个难度动作的时候给出了掌声和尖叫,他的目光始终聚焦在二楼vip座位里的人身上,对方喝了杯酒,象征性地鼓了鼓掌,兴致平平。

似乎老小的动作还不够浪荡,没有引得对方的聚焦。

舞台上的男人用手指贴上自己的嘴唇,在节奏的间歇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由浅至深的鼓点越来越密,底下的人被他的举动吸引了眼球,目光投到了舞台上。

漂亮的男孩眨了下眼睛,在重锤鼓点落下的瞬间,舞台上方突然落雨般洒下了水,水珠四溅,甚至飞到了前几排的看官身上,站在舞台中央的人并没有躲闪,而是用姣好的身躯去律动直面迎向那些冰冷的水,白色的衬衫瞬间被浸透,露出里面若隐若现带着温度的皮肤,他捋起额前的头发,发梢在空中划出一条亮线,眼尾半眯上翘,小幺准确地将这股风情揉在媚眼如丝里投向了二楼包厢里的男人,不过一秒,年轻人就如同最精准的探针,锁住了他的猎物。

男孩唇色饱满,在水的浸润中微微张开,那些稀疏的水珠顺着脖颈的线条滑落,没入张开的领口,手指似乎在有意无意追踪着那些水珠的痕迹,指尖撩拨般地在肌肤上按下浅浅的痕迹,而那些肌肉又在手指松开后弹起,颤抖着震起水汽。

他浸在水中,像雨林中隐秘棕榈叶下踱步而出的猫科动物,带着某种原始而赤裸的欲望。

他理应迷人,他具有这种抓人眼球的特质。

而小幺的猎物,坐直了身子,表现出了按捺不住的兴趣。

 

“给他那条毛巾。”

有人从后台把张艺兴接走了,很显然局长先生对这位刚刚出场的新独舞演员印象深刻,他用宽大的毛巾擦着自己头发上的水珠,配合地跟着人走到了包间里。

“舞跳得不错。新来的?”坐在沙发上的男人穿着件很厚的西装,他将烟掐灭抬眼将小幺从上到下扫了一遍,抛出了个问题。

“不是,只是今天才有机会上台表演。”张艺兴平静回答,有意无意地舔着自己的嘴唇。

“那他们是瞎了眼,让你这么好的舞者坐冷板凳。”男人突兀地笑了一下,随后挥了挥手,“给他件新衬衫。”

张艺兴接过那件新的白衬衫,听见对面的人笑着来了句,“我对你好吧,怕你着凉。去旁边换上吧。”

“哥哥,我就从这儿换吧。”

小幺手指轻轻揉捏着那件衣服的布料,抬起头露出个带着明显暗示意味的眼神。

“小家伙,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局长上半身前倾,眯起了眼睛。

“我当然知道。”

说着,小幺的手指已经放到了自己胸前的扣子上,轻微的一声“啪”,男孩的胸口已经完全裸露了出来,上面因为水渍泛着暧昧的光。

局长舔了舔嘴唇,挥挥手让两个手下人出去了,小幺看到空间里只剩下了自己和对方两人,嘴角勾了起来,向前迈了一步,将自己一边的衣襟撩开,露出了大片的肌肤。

局长先生又坐回了沙发上,重新给自己点上一支雪茄欣赏男孩的脱衣表演,男孩动作很慢,边做着动作边轻轻摇晃着胯骨,带着点隐秘的色情味道。

直到小幺重新穿上干净的衬衫沙发上坐着的人终于心急地一把把他拉了过来,张艺兴顺从地摔到了他的旁边,还潮湿的裤子在皮质沙发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男人的手臂揽着他的脖子,吐了口烟出来,另一只手已经不安份地放到了男孩的大腿上。

“哥哥——”小幺把嘴唇凑过去低语,“我裤子还是湿的呢。”

温软的鼻息尽数喷到对方耳后,男人抽了口气,手指狠狠在手下的肌肤上掐了一把,“你这个小家伙,想干什么?”

跳舞男孩还是挂着个带着调皮含义的笑容,“哥哥让我说实话嘛。”

“当然啊。”

“那我想要钱,想要很多很多钱。”

话音刚落局长大人就笑了起来,手掌狠狠地在对方大腿上拍了两下,像是听了个多好笑的笑话,“伺候好了,赏你。”

“那我呀,还想要哥哥你。”

男人又满意地笑起来,手指不老实地从后面贴住对方腰部的肌肤摩挲着。

 

敲门声就是在这时候响起来的,手下人在门外一声“局长,九爷喊你去下面。”打断了男人的动作,他低声咒骂一句,手也就放开了张艺兴。

“哥哥要走吗?”

局长看了他一眼,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

“你跟着我一块吧,我可等不及。”

张艺兴笑了起来,点了点头。

 

从保镖守着的入口进去是一段相对黑暗的走廊,那人不怎么老实的手就在张艺兴的腰上揽着,小幺顺从地边听男人说一些烂俗笑话边配合地发出笑声,内心深处的不适感让他下意识地还是尽量避免和对方的身体接触,前面有道厚重的密码门,局长松开张艺兴,扫了一下指纹,下流地拍了下男孩的屁股,惹得男孩身体歪了一下重新倒在了男人怀里。

“九老爷子什么都好,就是疑心太大,在夜总会下面还他妈建地道,还他妈弄两扇密码门。”

“呦,哥哥您要见那道上有名的九爷啊。”

“我跟九爷那是把兄弟。”男人又笑了起来,“前面那门后就是九爷的‘地堡’了,他一来这边就躲里面。”

“那这里安保可不松吧。”

“笑话,固若金汤听说过吗,这里面这扇地堡铁门,他妈的火箭炮都轰不开。”

两个人步行了好一会儿才下到铁门前,这里的通道两边有灯光,还有两座张着大嘴的猛兽头雕,张艺兴停在门前,敲了敲暗青色的门,然后重新回到男人怀里,撒娇似的来了一句,“哥哥这门可真是硬啊。”

局长刚扫过指纹等着开门,转身又拍了一下张艺兴的大腿,低声嘱咐了句,“你这个小浪蹄子一会儿进去别他妈这么骚,九爷可不比我,他可不会怜香惜玉。”说完还刮了一下对方的鼻子。

“那我都听哥哥的。”

张艺兴乖乖地点了点头,等着那扇地堡大门打开。

 

门后比他想象的大得多,正对着的沙发上是个有着发白头发的后脑勺,房间黯淡,光源来自墙上一面熊熊燃烧的壁炉,这里深入地面太多,周围墙壁有一股难言的冷气袭来。房间放满了各种华丽的装饰品,就连挂钟上面都镶着一圈金边,张艺兴猜测墙上挂的画作都价值不菲。

“九爷,我来了。”局长讨好地过去,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倒上了一杯酒,张艺兴默默跟到沙发旁边,看着赵九爷的侧脸。

“局长大人好雅兴,这个时候还照样玩乐啊。”

“一个跳舞的,我看他跳的好带他过来给您表演表演。”

“算了吧,我老人家可没有这个欣赏力。”赵九爷眼神如鹰一般在张艺兴身上剜了一眼,随后就不再管他,局长也就挥挥手让他坐在了旁边。

“局子里那俩跑出来了。”赵九爷不紧不慢来了一句,“一会儿人家就得怼到咱鼻子上。”

“赵九爷您这里里三层外三层,他们进来就是送死。”局长给九爷点上烟,笑得眼角全是褶子。

“话不能这么说,您可不知道那六位都是什么手腕。”

听到两人谈论涉及到自己,张艺兴忍不住攥紧了拳头,他的腰带扣里装着两支小小的注射器,里面是神经毒剂,赵九爷和局长忙着谈话,似乎并不在意他在这里,两支毒剂,正好一人一支。

小幺的手看似无意地捂在自己肚子上,片刻之间他的掌心已经藏好了一支毒剂,局长身手更好一些,而赵九爷岁数大了,腿脚还不便。小幺坐直身子,局长的脖侧离他不过一米距离,只要够快,他就能将那支毒剂扎进对方的动脉里。

赵九爷的“堡垒”从外部暴力突破必然损伤惨重,而如果打入内部,掐住这条毒龙的喉咙,他们将会彻底掌握主动权,甚至快速结束这场长达数十年的撕扯与权力的拉锯。

跟着哥哥们学习了这么久,也该是时候展示展示,我的能力了。

 

“孙红雷,东北魔王,黄磊,这群人的军师,黄渤,罗志祥,两个运货的,王迅,后勤。——还有一位,你听说过吗?”赵九爷抽了口烟,意味深长地来了一句

“哦?”局长摸了摸下巴,“不是说这罗刹六位中的老小神出鬼没的吗。”

“是啊,黄磊护犊子护得厉害啊。”赵九爷还在抽烟,而他口中的“还有一位”,已经崩直身体做好一击致命的准备了。

纤长的手指夹着那根注射器,上面的银色针头让人发寒,侧对着自己的人露出脖颈,像是没有丝毫意识到危险就在他背后逐步逼近。

要怪就怪你戒备心太松懈了,对不起了!

 

小幺猛得站起身子,手向那人的脖子袭去,年轻人的肌肉在衬衫下拉出个漂亮的弧度,有力而充满杀机,下一秒针头就要扎进对方的血管——

“啪——”

局长抬起手,准确地一把攥住了张艺兴的手腕,小幺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接着手腕被狠狠一扭,其中握着的的小型注射器落在地面滚到了沙发底下,那个一直露着贪婪好色的笑容的男人哼笑了一下,像是条露出牙齿的狼,对着赵九爷张了口。

“九爷,给您介绍一下,这就是罗刹六人的最后一位,老小张艺兴。”

 

 

张艺兴丝毫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一身肥肉的局长如此有力,一下秒他就被扯着狠狠地砸在了桌子上,他抬起腿瞅准了男人的脑袋,一脚踹了下去,却被对方的手臂挡开,对方一拳就砸在了他的腰侧。

张艺兴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慌乱的小孩了,当机立断,他侧身在第二拳落下前滚向了一边,而赵九爷早早起身到了沙发后,桌面上的酒杯落在地面砸地粉碎,张艺兴翻身手指撑地动作一气呵成让自己站了起来,而下一拳已经几乎要落到他的面门上!

小幺双手把攻击的拳头挡下,震得手指发麻,忍不住嘶了一声,而那个被他早早打了愚蠢标签的警察局长解开了领带,晃了晃脖子,发出恐怖的咔嚓声,他的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带上了拳刺,金属在火光下反射着骇人的光芒。

“小家伙,你太小看我了。”局长露出个冷笑,“你演技不错,不过我演戏的时间要比你长多了,要不然也不可能骗到大名鼎鼎的神算子,对吧?”

偌大的空间张艺兴被逼到几乎贴上壁炉,而远处的赵九爷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把袖珍手枪,正对着他的脑袋。

“你真的以为我不知道门汀的六当家的是谁吗?黄磊是把你的身份藏的很好,但他傻乎乎地以为自己最亲的亲信还全部忠诚于他,黄磊和孙红雷的这招刺杀,真的蠢。我很早就知道你了,张先生——或者我该称呼你为,张六爷?”

“你想怎样?”张艺兴眯起眼睛,后撤半步做出了个战斗准备的动作,他的胳膊微微发着抖,像是逼入绝境的困兽,对方在害怕这个认知让赵九爷满意,这个三角眼的男人啧啧两声,继续说道。

“这里铜墙铁壁,你的哥哥们进不来,在这个安全的空间,我将一根根折断你的每一根骨头,划破你年轻漂亮的脸蛋,然后把你这具尸体丢到黄磊和孙红雷面前,欣赏他们的表情,那一定很有意思。”

“哦,对了,我是个不怜香惜玉的老头子,我打算活活打死你。”

 

话音落下,警察局长,现在额头青筋暴起的残忍杀人凶器,猛地向前冲刺和张艺兴扭打在了一起,小幺速度快,但那些拳头落在对方强壮的身体上毫无作用,那人的身体就像一块钢铁,粗壮的手臂抡起砸在张艺兴身上,将他砸的头晕眼花,打斗中旁边的装饰品掉落,发出清脆的声响,张艺兴躲开一拳借着一旁的桌子跳起,两条长腿缠上对方的脖子,他被水浸湿的裤子已经几乎被自己的体温蒸干,大腿夹住男人的脑袋手握成锤狠狠向下砸,男人直接托住他的身子向前一冲,张艺兴的整个后背砸到一旁的瓷器展柜里,男人的手扣着他的腰,将他拖在桌面上从左扫到右,瓷片和玻璃一并都被扫到了地面上。

男人腾出一只手狠狠地掐住了还在仰躺姿势下张艺兴的脖子,他的面容逐渐变得通红,在窒息中发出恐怖的干呕声,漂亮的年轻人的氧气正在丧失,他的大腿逐渐软了下来,挣扎和抵抗显得如此无用,这个年轻的生命如同只幼兽,只要施暴人再用力,他就会被活活掐死!

 

上方男人的面目狰狞,即将将他置于死地!

 

“砰——”局长的身体猛地一震,掐着张艺兴脖子的手也放松开来,趁着这个时机张艺兴立刻一脚踹上男人的胸口将他踢开,于此同时第二声枪响响起,打在男人的后背上,他摇晃了几下,倒了下去。

第三声枪响赶在赵九爷开枪之前打掉了他手里的武器。

张艺兴笑了起来,咳嗽了一下站回了地面上。

“红雷哥,师父,你们终于来了。”

 

他目光正对的方向,大开的金属门旁,是孙红雷和黄磊,前者手里还举着一把短管霰弹,黑洞洞的枪口冒着仍带着温度的青烟。

 

15

“孙红雷你怎么会在这儿?”赵九爷显然对于孙红雷和黄磊的突然出现惊讶不已,魔王过去把自家小幺扶起来,柔声问了几句有没有事儿,张艺兴摇摇头示意不用担心,而黄磊则是捡起赵九爷的枪抵在了他额头上。

“九爷,你真以为我没看穿你那点把戏,你又真以为我不知道身边的内鬼是谁吗?”

“从一开始,艺兴的任务就不是刺杀你。”孙红雷摇摇头,随后笑了起来,“我也并没有去局子那边捞小渤和小猪,我早就到这儿了。”

 

 

三十分钟前。

孙红雷整了整自己的领带,这条领带是新的,戴起来怎么都有点不舒服,他转头看着旁边的黄磊戴了一条小黑领结,忍不住笑了一下。

“你个大傻子,笑什么。”黄磊揶揄他,孙红雷顺手给他整了整领结,“磊磊你穿得跟个服务生似的。”

“你穿得跟个平面直角大彩电似的。”黄磊白了个眼,从幕后看着张艺兴站定,随后音乐响起,老小随着音乐张开了双臂。

“你没跟艺兴说我们已经到了?”

“我们比约定的早到五分钟,让你偷偷欣赏一下艺兴的舞姿。”黄磊拍了拍孙红雷的肩膀,“你还从来没看过他在舞台上展示自己吧。”

魔王诚实地摇了摇头,黄磊笑了一下,“你应该看看,艺兴比你想象的要厉害地多。”

孙红雷不再说话,他从幕布后侧过身子躲进阴影里,这个角度正好让舞台上的灯光切割出一道准确的光影分解线,他在黑暗的这一边,而他心尖上的小家伙,就处在有光的那一端,头顶着绚烂的舞台灯光。

如同十五年前那个夜晚一样。魔王静静地看着舞台上的人,思绪却早已飞走。

 

“不”张艺兴就那样站在餐厅靠近电梯的那一端,这一层大厅本来有两个豪华的水晶吊灯,靠近孙红雷的这一个已经在子弹下化成了脚底的玻璃碎片,而另一个却幸免于难,在张艺兴的头上闪烁着,将他笼罩在灯光下。

魔王皱起了眉头。“艺兴,别闹,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我知道。”男孩还是一只手揽着眼神涣散的白家少爷,另一只手微微颤抖地举着枪,正对着孙红雷的方向。

魔王搞不清楚这小孩怎么了,他们费劲千辛万苦,赢了,虽然赢的手段没那么敞亮,整个过程中他既没有让这小孩受一点伤,也没有派他去做任何危险的工作。

相对来说,难道他对这个小孩不够好了吗?他宠他,即便魔王的身份已经可以算是有头有脸轻易就能要人性命的狠角色,道上谁不得给他三分薄面,但他还是愿意放下身段来宠这个小孩,这难道不够了吗?万事大吉,这个十多岁的小孩在跟自己闹什么脾气呢?

孙红雷的目光锁定到了张艺兴旁边的另一个小孩身上,恍然大悟,可能就是这个小孩子吧,或许就在不知不觉间双方交上了朋友,而自己却这样利用了这份友谊。

想到这里孙红雷产生了种愧疚感,而且有愈发严重的趋向,他看着对方还是个孩子的清澈眼睛,只觉得心里烦躁了起来,如果是对着黄磊,对着黄渤,他绝对不会产生这样奇怪的愧疚心,但是对着眼前一直看着他的男孩,他觉得心虚。

“是那个小孩的事儿吧,哥错了,我保证会把那小孩送出去的。乖,把枪给我。”

“不是这样子!”张艺兴还是拿枪对着他,孙红雷觉得自己面前的小孩眼圈已经红了,他拿枪的手还在颤抖,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在我信任您的时候,您本可以告诉我哥哥们的计划,但您没有,那么现在您也没有理由没有条件没有任何权利要求我再次信任您!这不是错不错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

孙红雷愣了一下,平生第一次这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混世魔王有了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尚且年轻的小孩还没有到变声期,声音稚嫩却铿锵有力,他很想过去直接抢过对方的手枪骂他两句你耍什么小孩子脾气,内心的声音却告诉他这事儿绝不是张艺兴一时的幼稚这么简单。

张艺兴本该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而他绝不应该把他拉进这些阴谋和血腥故事里来,这样不经过对方允许的擅自决定,让他有了些初为人父的无措感,似乎越想自己越不对起来。

局面仍旧僵持,魔王的手臂还在流血,把西服的一半染透了,他却没有意识到,而对方的目光落在他的伤口上,眼神闪烁起来,手也抖得更厉害了,似乎也陷入了某种波动和纠结。

“红雷哥……”“小心!”

新的变数就是在张艺兴开口的同时发生的,僵局被打破了,在两个人的注意力都被彼此吸引时,谁都没有注意从后面的死人堆里爬起来的那个白爷的手下,当孙红雷勘勘喊出小心两个字时,张艺兴只来得及将手拉着的小孩推向孙红雷的怀抱,而下一秒,那个男人的刀已经抵上了他的脖子。

“别动,把少爷给我,要不然我就杀了他!”

 

“红雷,红雷你发什么呆呢?”黄磊打断了孙红雷的思路,用胳膊肘轻轻戳了戳他,示意他将注意力投向舞台上那个透在水里的小幺,孙红雷顺着黄磊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了那个曾经在雨中张着一双坚定的眼睛和他对视的小孩,此刻同样浸在漫天的雨中,像是颗光芒万丈的星星,让人移不开眼。

这个混世魔王的表情不经意地柔软了一下,目光像是片温柔的绒毛,轻轻在空中飞起,最后落在舞台上那个人身上。

“我的艺兴,长大了。”

“我小时候也像他似的,长得白白净净的。”黄磊侧到孙红雷旁边,感慨了一句。

“磊磊你现在是白白胖胖的。”孙红雷耍了个贫嘴,被黄磊不痛不痒地肘击了一下。

“别闹了。”

张艺兴已经用毛巾擦着头发,跟着两个保镖样的人物去往二楼的包间了,等他出来的时候,敏锐地在人群里捕捉到了自己的两位兄长,悄悄在背后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

黄磊轻轻点头,示意对方注意安全。老小的身影消失在了通向地下的楼梯口。

“你得相信他的能力。”

孙红雷点了点头,目光停留在了那个黑乎乎的入口处一会儿,直到王迅的声音从耳朵里的微型通讯器里传了出来。

“喂,喂喂,红雷哥啊,我们到了。我刚把东西架好,渤哥和小猪进去了。”

“我知道了,艺兴的信号架好了吗?”

 

“我看看,已经架好两个……好了,现在三个都到达指定位置了。”

王迅看着屏幕上显示配置成功的三个干扰器,这次装备的几样东西都价格不菲,我们的枪火师给小幺交代了好几遍使用事项才放心让他都带进去,在离开门汀区的时候王迅看着孙红雷跟着黄磊上了一辆自己没见过的小车才意识到这俩人对于计划另有打算,黄磊临上车前才附耳小声跟王迅说,“劫狱的计划你自己去做,红雷也去的话是说给别人听的,我们先去赵九爷的地盘,跟你说的频道绑架那部分计划提前。”

王迅明白了黄磊的意思,他八成早就看出了身边的亲信哪个被九爷收买了,所以才对计划做了最后的改动。

这位勤勤恳恳担当着后勤技术支撑的大松鼠整了整自己的耳机,他有一项至关重要的任务要做,表面上艺兴是去做刺杀任务,但他真正的目的是将三个干扰器装在地下通道的墙上,两个解码器粘在九爷的两道密码门上,而王迅需要做的是在所有设备到了它该在的地方后,绑架九爷整个会场手下的通讯系统,并且在对方发现之前外部解码两道铁门,让魔王和大脑两个人进去一枪把对方的人头打穿。

提示音响起,最后一个解码器也在张艺兴轻轻敲门时被粘到了门的一角,王迅来回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了下去。

 

“什么?好的,我们马上来。”孙红雷躲在暗处,看着通道门口把守的人扶了扶耳机,立刻将自己的耳机调换了个频道,不甚清晰的对话传了过来,“九爷说外面有动静,让我们都出去。快!把c组的人调到这里看门。”

就在那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刚刚离开把守的通道口时,两个身影悄悄遛了进去,第一扇门如同欢迎他们一般悄无声息地打开,等他们进去后又关上,黄磊站定脚步,将耳机频道调换回原来的。

“都在线上吗?”

“磊哥,马上第二扇门就要打开了,你们小心。”

“迅子干得好。”黄磊跟在孙红雷后面小步快跑向第二扇门逼近,九爷在房间里已经失去了和外部手下的通信,孙红雷抛了个问题——

“那外面那一队人怎么办?”

 

就在这时,另外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耳机里传了出来。

“这里交给我和小猪两个,你们还不放心啊?”

孙红雷听到这个声音不由得咧开嘴笑了,“我靠,小渤儿,你他妈终于来了。”

 

第二扇铁门如期打开,而魔王早就端好了枪,黑洞洞的枪口冲前正对着门后的世界,其中的子弹等着带走血液的温度。

 

 

舞台上的音乐还在继续,在这个边角的肮脏潮湿的城市,有一处的乐章,正等着震耳欲聋的高潮曲目。

 

 


评论 ( 11 )
热度 ( 311 )

© 枣糕废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