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写,少说。
做自己。

【全员/渤罗/红兴】《为非作歹》16-完结(全员恶人黑化AU(视频衍生)

Cp:全员/渤罗/红兴(极限挑战衍生)

分级:R(血腥暴力与死亡)

梗概:为非作歹,我很抱歉

警告:前作14-15在这里

*剧情中二,地名AU,世界线AU,请勿当真。

*他们都是坏人,只是写文设定,这个三观现实生活中是完全错的,绝对是错的!

*利益相关:我算是团粉+渤乐,cp吃主流红兴菠萝,乱炖完全接受。

*完结感谢 番外与后记请点专属tag“为非作歹我很抱歉”查看


16

“今年生日,你打算送他什么。”黄渤说这话的时候刚把玻璃杯里最后一口酒喝完,他脸有些红,突然没头没脑地对着坐在桌子对面的孙红雷来了一句。

魔王像是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随后回答“年轻人嘛,我想着给他买台游戏机也行,现在这个岁数的小男孩不都喜欢那个吗?”

黄渤枕着自己的胳膊从下到上看他,他喝的有点多,脸上透露着半慵懒半困倦的意味,刚办了件见血的事儿回来,黄三爷一把拉住这混世魔王非要跟他喝一顿。

“我觉得,你们两个的相处模式,有问题。”黄渤伸出一根手指去点孙红雷,被对方拍了下去。

“我跟你的相处模式才叫有问题呢,我跟他能有什么问题。”魔王伸着个还带点油星的手去乱摸执行官的头发,被对方嫌弃地推开了。

“说真的,红雷,我觉得这个事儿,不是艺兴他没放过你。”

黄渤抬了下眼,仍旧醉呼呼的抛下了句话。

“是你自己没放过自己。”

 

 

黄渤看着罗志祥把最后一颗炸弹粘好,退回到自己藏身的角落。

“红雷哥去接应艺兴了?”

“不是他接应还能是谁?”黄渤一边小心地注意着身边的情况一边压低声音反问罗志祥,“你又不是不知道孙红雷这个人。”

“那他还答应磊哥的计划咯。”罗志祥挠挠头发,摇了摇头。

“你红雷哥这个人吧,总觉得自己亏欠艺兴的,所以他一面觉得自己得尊重对方给艺兴自我发挥的空间,可是又总想把那根绳子握在自己手里,怕他跑出自己的视线。”

黄渤的评价细品一下或许正是抓住了魔王心理活动的关键,十五年前白爷的事儿,魔王总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小,是他把这个干干净净的小孩拉下了这趟浑水,他让他见了血,把他弄脏了,所以以后总是矫枉过正固执地不让小幺碰这些会死人的事项。但这种担心更像是一种自己的执念,张艺兴在意的本就不是杀不杀人拿不拿枪见不见血的问题,他当时那巨大的愤怒无非来自于“信任”两个字,他信任着这位兄长,而那时对方没有重视这份信任,也没有给予张艺兴对应的信任。

从一开始魔王的方向就想错了,这一错也就错了十几年,或许如果说魔王和他的小家伙真有什么相处矛盾,那算来算去也只有这一条了。

除此之外,孙红雷和张艺兴本就是相似的那一类人,认真,自制力,对原则的坚持,对感情的重视,或者应该说,他们都是纯粹的那种人,他们理应能够彼此相交托付生命。

不是纯真,而是纯粹,细品起来,一字之差,是有着千差万别的。

但这个时候对黄渤来说显然不是一个适合和罗志祥分析魔王的心路历程的好时机,皮鞋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黄渤挥了一下手,小猪配合地在那队人过来的时候按下了手中的按钮——

轰隆的声音带走了对方的生命,火光四起,警铃大作,黄渤拉着罗志祥跳了出来,向会场跑去。

爆炸声,正式拉开了这场乐章高潮章节的演出。

 

连续的几声爆炸声终于还是波及到了地下这间房子,顶上振动了一下,落下了些纷纷扬扬的灰尘。

“别动。”黄磊的手枪还是顶着赵九爷的额头,他舔了舔牙齿,这是这位老狐狸在狩猎前的习惯动作。

“黄二爷,咱们有话好说。”赵九爷的三角眼闪着丑陋的精光,带着点讨好的口气。“咱谈谈条件。”

“九爷,你现在跟我没有什么条件可谈。”黄磊打开手枪的保险栓。

“我可以跟你五五开,你们没有我这么庞大的货源。”

“哦,是吗?”黄磊反问道,“你应该知道我们的办事风格,我觉得,我们得拿百分之百——”

 

“那你也要有命拿!”

本来被孙红雷判断已经咽气的地板上的男人突然跳了起来,猛地从后面钳住了离得最近的张艺兴的脖子,孙红雷看到男人的一只手抓上张艺兴的肩膀,而后者甚至都还没有来得及做出惊讶的表情。

孙红雷眼前的场景仿佛突然被按下了慢放键,他看到攻击者狰狞的面庞,只觉得画面急剧旋转起来,冷风从无尽的虚空吹来,然后是雨声。

惊恐的喊声传来,孙红雷只来得及一把揽住白家少爷,另一只手举起枪时那个被烧瞎了一只眼的手下的刀刃已经陷进了张艺兴的皮肤中,慌张的男孩红了眼眶喊着他的名字向他求救,耳鸣传来,雨声还在响。

一直是雨声,风声,电视机里的白噪音。

“你以为他重要到足以让我以身犯险吗?”

然后是枪声和血。

 

“红雷哥!”同十五年前一样的呼喊响起,这次孙红雷站稳脚步的时候,他手中的短管霰弹正好被撞落在地面上,砰得一声走了火,子弹壳弹到一旁,而喊着他名字的人被他推得摔在了地上,他感受到自己的脖子上卡上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就在那一瞬间,魔王将下一秒就要被人割上喉咙的老小撞开了,取而代之,那把刀刃就卡在了他的脖子上。

“别动!”拿着刀的男人喊出了声,“我能轻松要了他的命!”

黄磊的枪仍旧指着赵九爷,张艺兴快速捡起了孙红雷掉落在地板上的枪,举着指向挟持着孙红雷的男人。

双方僵持着,这场权利争斗的结局,似乎下定论还为时尚早。

 

会场因为突如其来的爆炸陷入了混乱,顾客和舞者纷纷尖叫着从出口跑走,而真枪实弹的赵九爷和局长的手下快速重新包围了爆炸的产生地,他们损失惨重。

“队长!地下的门打不开了!”有人急匆匆地朝一个刀疤脸喊着,刀疤脸骂了句脏话,掏出手枪就要跑过去。

有支粗壮的手臂拦住了他,拦住他的人身高看上去将近一米九,黝黑的脸庞粗厚的眉毛,看上去吓人得紧,刀疤脸气急败坏地骂出口,“你他妈拦我干什么!”

“那道门被他们的人挟持了,还有我们的通讯系统,这是惯用伎俩,负责这些的人是四爷,他现在应该在离这里不远的某个不起眼的货车上操纵着,叫你的人找到他,把他干掉,这些问题就解决了。”

“我知道了。”刀疤脸招呼了人,却又被高个儿男人拦住,“他们去就行了,王迅还好对付,你跟我来,我们去找那两个人。”

“谁?”刀疤脸似乎被男人说迷糊了,抛出了个疑问。

“这炸弹是五爷的手笔,只要五爷在,三爷肯定也在他身边。”男人语气没有什么起伏,却让人不由得背后一凉,他晃晃脑袋发出骨节的咔嚓声,“三爷肋骨有伤,五爷腿有伤,你知道攻击哪儿更有效。”

 

炸弹攻击威力不小,很容易将人炸得血肉横飞,有不少局长手下的人被这骇人的场景吓破了胆临阵脱逃,黄渤在前面举着两把手枪,而罗志祥跟他他后面疯狂丢着那些小炸弹,嘴里发出欢呼怪叫。

整个偌大的会场一片狼藉,到处是爆炸的痕迹和残垣断壁,木桌被炸得粉碎露出尖锐的断面,而小疯子夸张的笑声如同恶魔一般带着血腥气和火光席卷了每一个角落。

猛然,黄渤的脚步停了下来,罗志祥也就也跟着停下了脚步,他刚刚扔完最后一颗小型炸弹,人已经被清理地差不多了,他不知道面前突然肌肉紧绷起来的黄渤是为了什么。

两个人从过道里现身了,其中一个端着手枪,却没有开枪的意思,罗志祥眯起眼睛,认清了来人。

“呦,军爷,咱们又见面了。”罗志祥挥挥手打了个过于热情的招呼,露出八颗牙展示了个灿烂的笑容,好像跟眼前的人真的是多年未见的好友,随后把目光落在另一个人身上,发出了声似乎带着嘲讽意味的笑,“蝎子哥,还真是你呀,磊哥猜的没错呢。”

“三爷,五爷,我们又见面了。”刀疤脸露着个邪笑,像是条吐信子的蛇,“咱们叙叙旧?”

“谁他妈跟你叙旧啊?”黄渤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就开了枪,但没有打中,与此同时,蝎子,曾经黄磊的亲信兼私人司机,果断端起了一把霰弹枪,砰地一声朝着黄渤的方向喷射而去,罗志祥立刻飞起将黄渤扑在一旁躲开了子弹的问候,被打中的木桌在他们身后崩成碎片,两人躲在张赌桌后面,随后子弹边倾泻了过来,将赌桌一面全打成了筛子。

执行官和疯子两个人躲在桌子后艰难用手枪反击,处于火力压制下的两位陷入苦战,这时弹夹打空的罗志祥突然对黄渤眨了一下眼睛,对方心领神会。

“炸弹来了!”突然从藏身的赌桌后飞出了个东西,直直朝着刀疤脸和蝎子的方向飞去,刀疤脸骂了一声妈的闪到一边,“你他妈不是说他们没有炸弹了吗!”

东西落到地面发出清脆的撞击声,被这声吸引了注意力的同时,执行官突然踩着赌桌跳了起来,对准蝎子一脚踹了过去,两具身体的撞击让还未换弹的霰弹枪打落一旁,黄渤的飞踢被蝎子挡下,他撑起自己翻了个身钳着蝎子的脖子落到了他身后。

并没有爆炸发生,刀疤脸这才看清地面上落着的不过是个玻璃酒瓶盖,气急败坏的他举起枪对准和蝎子缠斗的黄渤,就在开枪前被罗志祥撞开了。

罗志祥扣住刀疤脸的手腕想抢过他的手枪,两个人扭打了一会儿枪掉到地上被罗志祥一脚踢开,而另一边的黄渤因为身高劣势只能脚尖勘勘着地,扣着对方脖子的手也止不住地打滑,蝎子有一身的蛮劲,猛然双手使力竟然活生生把后背的黄渤背了起来,踉跄几步就给扔了出去,黄渤被一下子砸在地面上,发出了声痛呼,他本就在监狱中消耗了大量体力,此刻更是内心警铃大作大叫不好,蝎子并没有去捡枪,而是来回活动着手腕一步步逼近了在地上被砸得眼冒金星的黄渤,摆着副阴森的冷脸,在黄渤刚撑起胳膊时突然抬起脚一下子跺在了对方的肋骨上!

这一下子踢的执行官眼前发黑,旧伤口被袭击的痛苦让他惨叫出声,还哑着的嗓子发出的声音如同破旧风箱般凄惨,声音传到了不远处在跟刀疤脸扭打的罗志祥耳朵里,这个小疯子几乎是本能地向执行官的方向看去,这一时的分神让刀疤脸有机可乘,他一下子扭转局势,将罗志祥扑倒在地,一只手钳上了对方的脖子。罗志祥倒在地上立刻抽出大腿一侧的匕首怼上身上人的脸,刀疤脸只能分出一只手来挡住那支匕首,但锋利的刀刃已经扎进了脸上的疤痕,那丑陋的形状又重新流出血来。

而蝎子只是用他的大手从地上揪起了痛苦地捂着肋骨的黄渤,把他向空中提去,执行官大口艰难地喘息,拼命想用手指掰开对方的禁锢。

“五爷,劝你别动,你动一下,我就打断他一根肋骨。”

蝎子仍旧平静地丢出了个残忍的要求。

 

王迅在车里看着属于黄渤的那条线从刚才就一直不断向红线逼近焦急如焚,耳机里呼唤了好几声也联系不上对方,而黄磊那边也突然陷入了安静,他来回在键盘上敲着,渴望从耳机里听到什么兄弟们的消息。

砸门声就是在这时候响起的,然后就是两声枪响,王迅刚来得及摘下耳机,就听见砰地一声自己的车门被人踹开了,门外是一队端着枪的喽啰,大声喊着别动。

王迅立刻举起双手示意,领头那个拿着手枪指着他,“你干什么的?”

“没干什么的,卖冰淇淋,我卖冰淇淋。”王迅频频点头哈腰展示自己的无害,那个举枪的人迈步进到车里,“那你前面那些设备都是什么?”

“冰淇淋机啊,不信您过来看。”

王迅一边举着一只手一边用另一只手招呼他过来,那个人却只是冷笑,“王四爷,我可算找到你了。”

“哎呀,你说什么,我不明白啊——”

就在王迅弯着身子向前迈步的同时,这个看上去唯唯诺诺的男人突然一只手扣住了领头人的手腕,咔嚓一声伴随着惨叫,对方的手整个被卸脱臼了,王迅迅速抢过对方的手枪对着车外的人开枪,奈何对方人数太多,一瞬间狭小的车厢枪声四起,几个喽啰挤了进来,子弹从王迅耳边穿过,打穿了车厢壁。几个手下没有想到外界传言一直当着“没什么存在感”的后勤的王四爷身手如此之好,很多都是还没有反应过来开枪就被对方卸掉了胳膊,有些被打掉了枪也就索性赤手空拳和对方打起来,一辆不算大的货车里面竟然有五六个人挤着缠斗在一起!

地方狭窄大家的手脚都施展不开,王迅一边半蹲着躲避子弹一边卸着对方的胳膊,但寡不敌众,还是被一群人包围在了一起,情况紧急。而刚才被他一拳打飞的那个领头的,跌跌撞撞撞上了前方的屏幕,只听得发出滴的一声警告,屏幕上跳出了红色的大字——

“已失去信号,是否尝试重连?”

王迅大叫糟糕,这样很快他就会失去对地下那两道门的控制,黄磊那边突然陷入安静想必也遭遇了棘手的事情,而如果两扇门被打开的话对他们的危险将是致命的!

王迅努力地想挣脱开那些一拥而上的喽啰,却陷入苦斗寸步无法离开。

 

“迅子,能听见吗?”黄磊低声对着通讯器问道,对方却只有沙沙的声响,他内心猛地一颤,而对面局长还用匕首狠狠地卡着孙红雷的脖子,从这个角度甚至能看到魔王脖子上已经被磨出来了一道白印。

“你们两个,都把枪放下,要不然我就割断他的喉咙。”

局长笑了一下,另一只手把自己的西服扣子和衬衫扣子扯开,里面并不是旁人想象的肥肉,而是一件贴身而穿的厚得很的黑色防弹衣——

“跟你们说吧,我这些年洗澡都他妈穿着防弹衣。”

第一扇门被打开的机器提示女声,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响起,甜美的声音听上去,仿佛是道催命符,又像是道最后通牒。

 

 

17

孙红雷看到黄磊的额前渗透了些细汗,但他却觉得格外的内心平静,好像当他刚才把张艺兴推开的一瞬间,自己十五年若有若无心脏上的一层透明枷锁瞬间破碎了。这种感觉仿佛是他已经偿还了些什么东西,他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心上的畅快。

小家伙,我们终于扯平了。

重启第二道门要比第一道门花费的时间久,黄磊不敢动,房间里唯一的时钟秒针滴答的声音一下下砸在他心上,无论是王迅还是黄渤,都没有给他理应的回复,他不知道那两边出了什么事儿。

“你们死定了。”局长摇摇头,笑了起来。“门很快就会重启打开了。”

“我手里还攥着赵九爷的命,怎么样还不一定呢。”说着黄磊一脚踹在赵九爷的膝盖上,对方呜叫一声跪在了地上,“我们大可以试试是你的刀子快还是我的子弹快。”

“好,你动手吧,你杀了他他的毒品帝国就是我的,而且我还能一刀子戳进大毒枭孙先生的脖子。”

“你!”跪在地上的赵九爷大惊失色,男人没有看他冷冷抛出一句“老不死的,闭嘴。”

“你怎么保证你能在我们手中逃出生天?”黄磊也跟着冷笑,眯起眼睛盯着拿刀的男人。

“因为我能放心大胆让赵九爷去死,而你们不可能让他死。”此刻的局长早就没有了那副装出来的昏庸无用的嘴脸,仿佛一头阴翳骇人的野狼,胸有成竹地打量着面前的两个人,“我自私自利冷血无情,而你们不一样,你们抛不下兄弟情,对吧。”

“情比金坚,义薄云天,哈哈哈——”刀子抵着孙红雷脖子的男人癫狂地笑了起来,“你们他妈以为自己是古惑仔啊?”

 

“啊——”蝎子的手指紧紧扣着黄渤肋骨间那块疤痕,挤压着他衣服下的陈旧伤口,被冷汗浸湿的黄三爷嘴巴里发出痛苦的呜咽,痛得眼前发懵。

“五爷,我说了,别动——”

“好我不动!你住手!”罗志祥皱着眉,终于还是在男人的指甲扎进黄渤的肌肤的时候大喊了出来,匕首啪的一声落在地面,刀疤脸对着罗志祥的脸狠狠打了一拳,小疯子的嘴角溢出了鲜血。

“小……小猪……你别……”

“黄三爷,劝你还是考虑考虑自己吧。我当个恶人,给你们个上演悲情戏码的机会。”这么久一直板着脸的男人终于笑了起来,“让我猜猜,罗密欧与朱丽叶。”

“唔——”刀疤脸捡起罗志祥扔的匕首一下子扎进了对方的大腿外侧,换回来一声痛呼。

执行官歪着脖子努力地想把视线聚焦到他的小疯子身上,却怎么都眼前模糊,他的生理泪水挡住了目光,头部血压升高让他思绪胡乱飘着不受控制。执行官突然觉得铺天盖地的委屈——

即便要死之前,也不能让他最后看一眼那个小疯子的脸吗?

 

孙红雷反倒成了整个屋子里最平静的那一个,他没有看别人,只是直视着那个紧张地手指微微发颤瞳孔睁大的小孩,魔王无奈地笑了笑,他的小家伙这么多年了紧张时候的微动作真是一直没变。

就像十五年前似的,他们也是这样对视着,只是身份与现在相反。

“我说了,把枪放下。”男人的刀子又逼近了,这次孙红雷的脖子已经开始流血了。

黄磊抿住了嘴唇,终于还是在看到那抹血色之后肩膀跨了,我们的黄二爷有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而此时那双一直游刃有余信心十足的眼睛中的光芒黯淡了下去,他的手慢慢把枪举了起来,“我们可以重新谈谈合作。别伤害他。”

黄二当家,不出所料地心软了,这就是他,一向如此,看似六个人中他最理智,最不善于煽情,但往往那个最在意这份情谊最舍不得的又恰恰是他,甚至这份心软会左右他的判断和选择,搅乱那个引以为豪的大脑。

就在黄磊几乎要松手把枪丢下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张艺兴过去一把抢过了黄磊手中的枪,退了一步,霰弹枪枪口对准了黄磊的方向,而手枪枪口直直对着孙红雷。

“艺兴你干什么?!”黄磊喊出了声,而张艺兴只是冷着表情,对着孙红雷嗤笑了一下。

“那你就杀了他吧。”

“重启成功,欢迎您使用猎杀L800型号,门正在开启。”

 

王迅的胳膊上被人划了一刀子,正在向外流血,有几个被他用手枪打死的尸体挤到了一旁,剩下的人都被他卸了拿枪的手,但毕竟敌众我寡,枪火师也气喘吁吁,扑在他身上的人用左手掏出了一把匕首,刀刃在荧光屏的照耀下显示出银色的寒光,几乎要贴到他的脸上,王迅一只胳膊抵着身上的人,另一只手在旁边摸索着——

快啊!我记得就在这儿的!

 

孙红雷愣住了,眼前小幺的脸快速和十五年前那个红着眼眶的小男孩重叠在了一起。

“你以为他重要到足以让我以身犯险吗?”

魔王冷笑着说道,在男孩惊恐的眼神中毫不犹豫扣下了扳机,白噪音响起,枪管中燃起火光,这个世界猛地下起了冰冷的大雨,有个躲在街角的男孩抬起头,用一双干净地过了分的眼睛直直望着雨中的男人,倔强而认真地伸出了手。

第一颗子弹打进了张艺兴的左肩膀,在男孩因为剧痛猛地挣扎而男人愣怔的那一秒,第二颗子弹射入了男人的眉心。

“艺兴别!”第一颗子弹准确地射入了孙红雷的肩膀,血珠飞溅出来,身后的男人似乎也没想到故事的发展会这样,在他那突然的愣怔中,孙红雷看到面前的张艺兴已经微微抬手扣下了第二发扳机。

孙红雷抬起手肘,掌心一把攥住贴近自己脖子的那把匕首,血猛地喷涌出来,溅满了闪着寒光的刀刃,魔王抓着那把刀猛地向自己的左脖子划去,锁骨处划出了个恐怖的口子,而他没有停下,顺着惯性一把把刀子插进了身后男人的脖子!

当足足有十二厘米的刀刃贯穿没入了男人的脖颈,张艺兴的第二发子弹准确地射入了这具刚刚被夺取生命的尸体的眉心。

“红雷哥!”

 

“哈!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王迅大叫一声,一把扯过旁边的一条黑带子,那带子紧连着一把大口径的枪,王迅一把端起抢把,猛地对着身上的人扣下了扳机。

从枪口里喷些而出的是熊熊烈火,一下子把压在枪火师身上的短命鬼喷了出去,烈火凶猛仿佛一条腾云而起的巨大火龙,把几个堵在车厢里的人都一并震了出去,连两个车门都被烧成了一滩液体稀稀拉拉全滴到了地面上,化成火球的人痛苦的嚎叫传来,“我靠肯定又是小猪!”王迅啪一声把喷火器扔到一旁甩着被烫到的手,冲到屏幕前——

“1号门已经开启,2号门已经开启。”

 

“渤哥!”在小猪即将被刀疤脸在大腿上扎下第三刀时,他的右手终于从腰后掏出了那支执行官为他装好的短匕首抬手飞了出去,匕首在空中转了几圈最后直直扎进了蝎子的后脑勺,手掐着黄渤脖子的男人身体一僵,手上也放松了,黄渤掉到了地面上,蝎子那幢山一样的身躯直挺挺倒了过去,砸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黄三爷快跑两步一脚把已经抬手马上要将刀子刺进罗志祥脖子的刀疤脸踢开,罗志祥就地起身一把攥住刀疤脸的手腕顺着角度将那把匕首扎进了对方的脖子,刀疤脸呜咽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两眼瞳孔放大变成了个死人。

黄渤立刻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止血带给罗志祥大腿系上,一把拉住他向地下堡垒的入口跑去。

 

 

“红雷哥你的脖子!”张艺兴把枪别好跑过去一把扶住孙红雷,将手捂在他的伤口上,老小的声音里甚至带上了些恐惧的哭腔,而孙红雷一只手护住张艺兴的后腰,另一只手猛地从他腰上抽出了那把短管霰弹,对着张艺兴身后那扇打开的门里冲进来的人开了枪,把对方的肚子给蹦开了花,张艺兴的身子震了一下,也随即侧过身对着黄磊大喊“师父你小心!”

 

王迅在键盘上敲下最后一个按键,砰地一声,原本装在门上的解码器爆炸了,两个装饰兽头被火焰烧得瞬间变形,整个门被炸得四分五裂,飞出的金属炸死了冲进来的那部分人中的大部分。

“你们快跑!我要调用自爆把这个下面都炸了!”

耳机里传来王迅的声音,张艺兴一把架住孙红雷,黄磊架着赵九爷,从门口的灰尘中钻了出去,通道狭小,孙红雷用没受伤的那只手举着他的霰弹枪在前面开路,黄磊紧跟其后,通道尽头的光明越来越近,他们已经看到了跑到门口的黄渤和罗志祥两个人。

“你们快点!”

通道口的黄渤大喊,声音沙哑,跑在前面的孙红雷和张艺兴一步跨过门口被黄渤罗志祥两人解决的尸体,黄渤伸出手一把接过孙红雷,和张艺兴一边一个架住他,立刻抬手给他还在淌血的脖子糊上了个紧急止血带。

黄磊挟持着个九爷跑不快,而身后第一声爆炸已经响起,热浪快速在狭窄的通道里推进,接连的爆炸声响起,黄二爷已经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被那股骇人的热气舔上,抬头罗志祥朝他跑来对着他砰砰开出两枪,黄磊下意识地低头,却听见身后发出一声惨叫,有个几乎要追上他的手下被小疯子射穿了头,小疯子跑到黄磊旁边把赵九爷一脚给踹了出去,九爷飞出通道口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与此同时罗志祥一把护住黄磊,两人弯着腰猛地一扑从通道口飞了出去,他们刚趴到地上只听得后面轰隆一声爆炸,冲天火光从他们背上擦着边喷射而出,随后化为细小的灰烬稀稀落落飘到了地面上。

赵九爷连滚带爬朝向地面上的一把手枪,就在他要捡起那把枪时,一个冰冷的金属枪口怼上了他的脑袋。

“别来无恙啊,九爷。”

赵九爷吞咽了一下口水,抬头正对上王迅推了推眼镜,对方笑得露出了两颗门牙。

 

18

赵九爷被扔到了地板上,这个曾经横跨几省叱咤风云的毒枭头子此刻灰头土脸就像一只丧家犬,他的手下死的死逃的逃,鼎鼎大名的九爷,大势已去了。

老几位好像都没把心思放在他身上,伤的有轻有重,有的还哗哗流着血,王迅把背来的包打开,给几位伤员简单处理包扎一下伤口。

基本上没怎么受伤的黄磊看着旁边的几位,感觉心情前所未有的愉快起来,他们都还活着,而且如同黄二当家所设想的,这次血与火的洗礼,将他们六个这块铁板淬得更加坚硬,更加无法分割。

这六个人在一起,本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迅啊,你怎么回事啊你,你一定是嫉妒我的颜值想故意害我。”孙红雷一边接受着大松鼠的包扎一边嘴还不闲着,一脸嫌弃地一根手指对着王迅抖来抖去指指点点。

“没有啊,红雷哥。”王迅一脸委屈,“你就知道欺负我,他们找到我的车上了——对了,小猪我得说你一句啊。”

王迅抬头也学着孙红雷的样子抖手指,“不是跟你说了喷火枪不用的时候不要调到最大值吗,我差点变成炭烤松鼠。”

“让你也体验体验我们前线的艰苦险峻怎么了?”黄渤正在蹲着给罗志祥扎腿上的伤口,头也不抬地回怼了一句。

“渤儿,你少说两句吧,这嗓子哑的。”黄磊连连摇头,止住了黄渤的口舌之快。

“唉那几个干扰器可惜了,一个就好几十万呢,本来以为用不到自爆这个功能。”王迅给孙红雷包扎完推了推眼镜,痛心疾首地抱怨。

“你说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黄渤忍不住捂了一下脸,“你迟早抠死你。”

“那你们不当后勤是不知道,这一次报废了多少钱。”

“哎呦我的迅哥啊。”黄磊哭笑不得,“没事迅哥,你想要我再给你买,多少钱都买。”

“磊哥我也想买。”坐在桌子上来回晃着没受伤的那条腿的小猪高高举起了手,“我的小炸弹库存这一次基本都用完了啦。”

“红雷哥……”就在轻松的气氛中,老小缓缓走到了那尊傻呵呵看拌嘴的魔王身边,低声张了口。“为什么……你不相信我能打中他吗?”

孙红雷的傻笑停了下来,去看张艺兴格外严肃的表情,随后这个还挂着彩的男人摇摇头近乎宠溺地笑了笑,“不,我相信你肯定能打中。”

“那为什么!”张艺兴的声音提了起来,“这样哥哥您可能就直接死了,这把刀只是划破了你的脖子,如果它再短一寸就很有可能会划破您的气管和动脉啊!”

张艺兴拔高的声音引起了剩下几个人的注意,王迅疑惑地刚开口要劝“艺兴你怎么了……”就被黄磊以一句“迅子,迅子,别他妈抢戏”打着脑袋拉到一边去了。

 

“艺兴,你就当哥哥比你岁数大,你让让红雷哥。”孙红雷还是笑着和那个激动地眼睛都瞪圆了的老小对视,“我知道你在这里,迟早有一天手上要沾血,要拿枪,要杀人,我时常劝自己要接受。但刚才那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我到底还是自私的,我希望尽我可能守着一个像我第一次见你那么干净的你。这是我的心里话,你能原谅哥吗?”

张艺兴愣怔了一下,猝不及防地,他突然一把抱住了对面的人,孙红雷也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拍着他的后背,“艺兴?怎么了艺兴?”

“我不想让你受伤,不想让你死。”

怀里的人声音很低,还带着些颤音,让抱着他的男人皱眉忍不住地心疼,“我不在乎我到底是不是杀了人,我只在乎有一天成长到能保护各位哥哥们,能保护你。”

“我答应你。我也相信我能把生命交给你保护。”年长些的男人给出了承诺,“我是谁?你红雷哥怎么会轻而易举就死了呢,我这么高的颜值老天爷都会格外青睐我的。”

老小被他这句话逗笑了,从孙红雷的怀里出来,轻轻揉了揉自己的眼角。

“那我要哥哥你以后每次开枪的时候都记得,你的命已经交给我了,就连你扣扳机的手指也都是属于我的。”

小幺话语间又带上了撒娇的语气,狡黠的小表情活脱脱一只长角小恶魔,孙红雷莫名其妙就把自己整个送了出去,只能无奈地摸着后脑勺笑了笑,也就随他去了。

 

“咳咳。”黄渤的咳嗽声打断了他们,“你俩有完没完了,当我们不存在?还不赶快过来。”

“不只他们,我们也来,渤儿啊——差点我们就见不到你了啊——”黄磊拉着黄渤喊得格外夸张,只可惜最后噗嗤一声给这生离死别劫后余生的氛围破了功。

“磊哥啊——渤哥啊!”

“迅子啊!”

“喂你们几个,到底还要不要过来处理这个人了啦!”

罗志祥翻了个白眼,一手撑着腰另一只手万般不情愿地拿着把手枪对着赵九爷的脑袋。

“回去闹,这里还有正事要办呢。”

黄磊踱步到跪坐在地板上的赵九爷面前,弯下腰笑着舔了舔自己的牙齿。

 

“你们这群乌合之众!迟早死无全尸!”赵九爷气的脸发红,咬着牙齿吐出一句咒骂,额头上青筋暴起。

“哦?是吗?”黄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我们是不是死无全尸尚且再论,我只知道你马上要死无全尸了。”

“就凭你们几个,想一口吞掉我整个家业,还太嫩了点。”赵九爷冷笑道,跟黄磊毫不避让地对视说着狠话。

“我知道一口吞不下啊,所以我想问九爷您一个问题。”黄磊皱了皱眉故意装作很为难的样子,“九爷您的那条新搭的台湾钻石生意的线,交货渠道和口令是什么?”

“呵,原来你是看中了那批十个亿的钻石生意,胃口不小啊。”

赵九爷话音刚落,只听见一声枪响,伴随着惨叫,他的左膝盖被活生生打了个对穿,正在向外喷涌着血液。

“我警告你,我可没有磊磊脾气那么好,你每说一句废话我就打断你四肢中的一个,你还有三次说出口令的机会。”

“你个垃圾桶里爬出来的臭虫,痴心妄想——”

又一声枪响响起,“还有两次机会。劝你少受苦。”

“九爷,您又是何苦呢,实话跟你说吧,不是我们想搞你,而是上面的意思,皇城根下的人想削您的龙头,我们只是搭了个顺风车。认输吧,死在我们手里比死在京圈儿官爷们的手里,体面多了。”黄磊蹲下身子,和对方平视。

这个大半生光鲜亮丽的毒枭教父长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像是条行将就木的幕龙,终于低下了头颅。

“九爷我可是讲究了一辈子啊。”边说着,赵九爷从衣服里掏出来了一个小东西,看上去像缩小版的手机,递给了黄磊,黄二爷犹豫着没有伸出手。

“怎么,怕我最后一招炸死你不成?”赵九爷哼笑了一下,自己用手指在上面点了几下,“这个小东西密码是840925,里面存储的是钻石生意的全部信息,我九爷是个讲究的人,这点诚信还是有的。”

黄磊接过那个解锁的小东西,看了看扔给了王迅。

“磊哥,我还想问个问题。”王迅看着那个小东西突然来了一句。

“你想问他?”黄磊示意赵九爷的方向。

“是的。”

“那你问吧。”黄磊起身侧了一下,给王迅腾了个地方。

“九爷,我想问你,你传说中那个坐落在c城的地下金库在哪儿啊?”

王迅搓着手兴冲冲地问道,身后的黄磊和黄渤齐齐翻了个白眼。

“你从哪儿听说的?”

“道上都这么说。是假的吗?”

“我跟你说以我对这老头的了解他肯定是假的——”黄渤看不下去把王迅拉开了,但赵九爷却突然开口了,“那看起来黄三爷还真是不够了解我啊。”

赵九爷整了整领子,和黄渤对视,“我的金库在东巷南道一座赵姓名下的小别墅的地下。你们要信我可以去看看。”

“好了,九爷,就到此为止吧。”黄磊重新站到了赵九爷面前,“那我送您上路?”

“呵。”对方冷笑一声,“你们一群乌合之众,我不会说错,你们迟早要完蛋。”

黄磊也跟他对着脸笑,然后朝张艺兴招了招手,老小从自己的腰带扣里取出另一只神经毒剂注射器递到了黄磊手中。

“老爷子您知道吗,本来我想的是,给您打一针神经毒剂,这种东西能损坏人的大脑,让人彻底变成个什么都不记得的傻子,然后这里被新的警察接手的时候,就会变成一场官匪勾结的窝里斗火拼。”黄磊一边说着一边把注射器里的药液缓缓推了出来,透明的液体落在肮脏的黑色地面上,发出微小的滴答声。

“但我后来就不这样想了。”

黄磊抬眼,将手里微型注射器重新吸满空气,针头扎进了赵九爷的脖子,孙红雷用枪抵住了赵九爷的脑袋让他不要乱动。

第一针推的很快,当黄磊推到第四针的时候,对方已经呼吸困难面色发紫了。

第五针仍旧扎在脖子上,黄磊扶起眼神涣散的赵九爷的脑袋,将最后一管空气推了进去——

“我很抱歉,但是你要动我的兄弟,就是不行。”

黄磊异常平静又认真地在面前的人丧失知觉之前把这句话印在了他最后的记忆里,针头拔出来后,赵九爷噗通一声砸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断了气。

 

 

“小猪,你都准备好了?”

执行官像是不放心地又问了一遍,但小疯子蠢蠢欲动接连发出几声怪叫地兴奋回答,“都好了都好了。你们放心啦。我可以按了吗?”

“等一下。”魔王叫停了小疯子的动作,朝枪火师招了招手,“让你准备的东西你带了吗?”

“唉唉唉,红雷哥,都准备好了。”枪火师从包里掏了一会儿,掏出五副墨镜,挨个递给剩下几位,等自己也戴上之后,将背包一甩手扔开了。

“嚯哟,红雷你是真的没意识到这还是晚上是吗?”六个人的大脑推了推墨镜,揶揄了魔王一句。

“这也快天亮了,走个型嘛。”

 

六个男人,带着六副墨镜,其中有一位高高举起了手,猛地按下了手里的按键,在他将手里的东西抛开的同时,身后庞大的建筑轰然一声炸开了,燃起了熊熊火焰,火光冲天而起,接连不断的爆炸的热浪袭来,卷起了他们的上衣下摆。

有六个人从火光中成一排走出来,没有一个人回头,热烈的火焰将他们的身影只映成了六个轮廓。势如破竹摧枯拉朽,这次血腥残忍涉及权力利益和报复的为非作歹,在一场绝对适合做电影结尾的大爆炸中落下了总章的大幕。

 

在这个波澜壮阔的黑暗时代,他们将一起书写新的篇章。

 

“这个时代,是属于我们的。老几位,走着!”

 

 

【尾声】

 

今年的除夕比往年都要冷一些,甚至罕见地下了雪,黄磊拉了个长菜单,王迅采购回来的食材在厨房里堆了满满一桌子。

“渤儿,渤儿你去前面看看艺兴他们饺子包的怎么样了,你别忘了交代他饺子要沾面再放啊,要不然回头都黏上了!”

“行了行了,哎呦师爷你看你操得这些个心。”黄渤把菜刀一放,拿过旁边的毛巾顺手给黄磊擦了擦汗,就窜出了厨房,正看见大厅里孙红雷罗志祥一边一个盘腿坐在地上打游戏机,过去对着孙红雷就给弹了个脑瓜崩。

“小渤儿你干嘛!”孙红雷被他这一下给搅和得游戏输了,一把把对方拉了下来。

“唉我说这游戏机到底是不是给艺兴买的啊,从买回来我看的最多就是你在打。”黄渤被孙红雷拉的一屁股坐到了玩偶上,“你俩要闲着没事贴窗花去。”

“哎呀,哎呀,我这肩膀,我不行啊,我伤没好啊。”一听说要干活孙红雷立刻捂住自己的肩膀,哎呦哎呦地呲牙咧嘴,旁边的罗志祥也把手柄放下,鼓掌笑得发出鹅鹅鹅的奇妙声响。

“好啦好啦我去帖嘛。”最后看着又在地毯上扭打在一块的俩人,罗志祥举起了手主动请缨,孙红雷才放过了黄渤刚吹的头发。“你看看人家小猪,你一点都不给家里省心。”说完黄渤爬起来去一旁看张艺兴和王迅包饺子,一桌饺子里面张艺兴包的非常显眼,各个都极具个人特色,黄渤被逗乐了,笑了一会儿坐到了对方身边,给他“指点江山”,王迅忍不住揶揄黄渤几句就被对方怼得一脸委屈巴巴。

晚饭最后一道菜摆上桌的时候窗花也贴好了,但真实情况是孙红雷和罗志祥打闹在了一起导致“窗花工作”停滞不前,刚包完饺子的王迅只好继续任劳任怨踩着凳子接替他们。几个人围着满满一桌子菜,共同举杯——这应该是他们六个人第十五次共同过年了,不论在哪儿,他们似乎每一年都能保持住这个过年在一起的惯例。

而今年这个年过的可谓是“非常奢侈”,因为王迅真的找到了赵九爷的金库,而且里面真的是金子,这一举动不仅成功填上了他们上次闹事的财政缺口,甚至还产生了富裕。

“师父,师父你看,烟花!”窗户外不知是谁放起了烟花,一瞬间火光映亮了整个夜空,老小高兴地眼睛都亮了起来,几个人也就都暂时放下了筷子,一起看窗外的夜景。

 

 

窗外雪花纷纷扬扬,屋里热腾腾的饭菜蒸汽氤氲缠绕,这六位为非作歹的毒枭坏蛋,此刻,可能比任何人都更像一家人吧。

 

 

黄磊在这桌年夜饭中途接了个电话,回来的时候敲了敲酒杯——

“老几位,告诉你们个消息。”

“什么消息?”喝的已经有点醉了的执行官托着下巴问他。

“想知道新调来的特警组组长是谁吗?”黄磊摸摸下巴,似乎要刻意卖个关子。

“谁啊?”魔王也好奇了起来,跟着问道,而剩下的人也被他勾起了好奇心。

“红雷,是你的熟人。”

“我的熟人?”

“沙溢,还记得吗?”

魔王听完这个名字倒是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看起来,我们新的一年会有很多新的事情发生了。”

 

【全文完】

 

 






老六位将会在《无法无天》中回归。


番外《新春祝福》在这里

作者后记在这里

第二部《无法无天》视频在这里


我们鸡条第五季见。



评论 ( 33 )
热度 ( 448 )

© 枣糕废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