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写,少说。
做自己。

【秦方】催眠(双黑化/视频及其衍生配文)

我可算是把点梗视频剪完了,地址在这里
【瞑目双黑】催眠(台词流误解)

文↓
《催眠》
梗概:到底是谁甘心坠落在这场色彩斑斓的怪梦里,不愿醒来。
警告:
*双黑化/谋杀脱罪情节/性关系暗示/三观扭曲
*大概是两个走火入魔坠落深渊的侦探的病态爱情
*年龄操作
*意识流文风,通俗版剧情在b站评论区,人物ooc严重,无形病娇,最为致命


【5月19日,暴雨】
秦明在潮湿的腥气中醒来,他的大脑前所未有的迟钝。
那种潮湿的腥气还在空气中飘荡,秦明对这种味道太过熟悉——那是血液散在雨水中的味道。
血液的味道对秦明来说太熟悉了,但当血这种东西和雨水特有的冷冽潮湿的味道混在一起,每每都会让秦明在潜意识里产生呕吐的冲动,就像是什么催化剂,挑动着他敏感的神经。
他起身,发现自己在一处废弃的房间,雨从破碎的窗户中打进来,和地板上的灰尘混在一起。
血腥气来自于门外,秦明有些脚步不稳,他看到了外面倾盆的大雨。
和一具他熟悉身份的尸体。
他杀了人。


【5月20日,暴雨】
在林涛进门前秦明就听到了他急匆匆的脚步声,刑警队的小黑比林涛早一步跨进房间,脚步还没落定话就出了口。
秦科长,有命案!

不过秦明大概可以算比他们知道的都要早吧,即便那样,他还是要摆出严肃认真的神态,大步从法医科走出来,边走边询问林涛那些他大概也是知道了的细节。

死者叫罗钥,单身独居,是个医生。今早尸体被人发现在一处废弃小区楼前的空地上,手脚都被钉子钉穿了,具体细节,到了现场才知道。

秦明皱起眉,像是不相信,又像是陷入了思索。
罗钥我认识,是我父亲的同学。
现场痕迹被一夜的暴雨冲了个干干净净,只剩了具血都快流干了的尸体,秦明打着伞蹲在地上。
把尸体抬上车,回去做解刨创口分析。
秦明的衣领被雨水打湿,他收起伞也钻进了车里。


【5月23日,暴雨】
又到了雨季,雨季的案子,就是麻烦啊,这痕迹一场雨就冲没了,连个脚印都提取不到。
秦明不再管林涛的抱怨,他看上去正在来回翻看现场的照片。
你说世界上有那么巧的事儿吗,一场雨,真能给现场冲的一丝痕迹都没留?难不成真是鬼作祟了。
根据洛卡德物质交换原理,只要犯罪分子到过现场,就一定会与现场发生接触和物质交换,所以从理论上说,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绝对完美的犯罪。
老秦,那照你这样说,这个世界上就不该有无头悬案了?
秦明翻页的手指停住。
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绝对完美的犯罪,但可以存在不愿相信的犯罪分子。
比起顺应天意,人更擅长编造谎言。
最后,秦明微微抬头,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语。


【5月24日,中雨】
秦明路过局长办公室,他不应该辩解这个行为是否是含有极大的私心的,因为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很难会看到落到秦明手里的案子会有这样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在替他辩解。
秦明他是个法医,他不是神探,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无论从痕迹学还是法医学,这场谋杀几乎都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那心理学呢?
你说犯罪心理学吗?
藤大有个学生最近挺出名,需要找方木帮忙的,就去找他。让他过来当个顾问。
这是秦明第一次听到方木的名字。


【5月25日,暴雨】
秦明第一次见方木。
在案发现场外。
秦明当然不是为了专门去见这个“心理侧写师”而去的案发现场,也不是为了发现新的证据去的,而是他那颗复杂混乱的心和理智清醒的头脑都告诉他,自己应该去现场,把所有指向自己的证据都抹除。
死者缺失了一颗牙齿,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
秦明曾经翻遍了现场和口袋,也没有找到那颗隐患。
开车去的路上猛地就下起了雨,龙番本就是个多雨的城市,秦明见怪不怪,他不明白自己既然恐惧厌恶下雨又为什么一定要来到这个城市,可能是执念作祟,也可能是别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他撑着一把黑伞,在倾盆大雨中和那个有些狼狈地躲在警戒线一边破旧屋檐下的人不期而遇。
那人大概跟自己比起来还是个小孩,睁着怯生生又抵触的眼睛,身影全模糊在了雨水里,像是一片纯粹透彻的蓝绿色,晕开在了秦明灰蒙蒙总是下着雨的世界。
秦明有种无法抑制的欲望和突如其来的贪婪,即便他并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但他嫉妒面前人拥有的浓郁色彩,既然那个盛着颜色的容器看上去那么易碎,为什么不能打破他,把他的颜色都揉到自己里呢。
那样雨就该是美丽的蓝色,而不是丑陋的灰色。
小孩被问了好几句才喃喃报出了自己的名字,秦明撑着伞眯着眼睛看他,带着审视的态度。
原来他就是方木啊。
秦明摸摸自己的下巴,看着面前还穿着旧帆布鞋的学生的裤脚和鞋子都被泥水打湿。
这就是要来抓我的人吗?
走吧,上车,我是负责这案子的法医,我接你去警局。
小孩在车上也沉默地过分,秦明本也是寡言的人,一路快行到终点,也不知怎么的,秦明突然淡淡地嘱咐了句。
注意安全。
后座安静了好一会,才传来一句小小的嗯声。
就算是应了下来。


【5月29日,阴】
对于这个案子,你有什么看法。
被问到的人抬眼愣怔怔地看了几秒秦明,又把眼神躲开了,秦明发现方木总是带着一种寡言中的柔软,像是恐惧又像是犹豫,他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他时的评价,易碎,这两个字看起来大体是合适的。
凶手应该是个医生,致命凶器是手术刀,他冷静理性,受过高等教育,即便是泄愤式报复,也没有随便破坏尸体。他的手法相比之下带有的不是对生命的尊敬,而是……对尸体的敬意,这就让他又有些不像是个医生。

他很聪明。
秦明在易碎后面补充了两个字,或许他会成为个警察,但他总归有朝一日会被人伤害,会被人打碎。
秦科长,要开会了。
有人打断了秦明的思路,秦明先行走出门,随后又像是想到了什么。
把那新来的带上
秦明知道自己在冒险,但想到这种在钢索上与对方对峙的感觉,他又一次蠢蠢欲动起来。
局长又问了一遍秦明同样的问题,案子有什么看法吗,丢失的臼齿是为什么。
在座十多个人就都齐刷刷地看着白板前站着的方木,等着他说出什么高深见解,不过他似乎有些失焦,最后只说出来了一句大家都知道的七七八八的结论。
那个目击证人口中晚上出现在死者工作医院,戴口罩的医生,应该不是医院里的人。
邰伟像是对他这句不满,语气里带点嘲讽,那能画像吗?
目前暂时,还不能画出来。
秦明抬头去看那个在众人带着明显的质疑含义的目光里微微垂眼的人,觉得他更有意思了些。

为什么不把你跟我说的那些告诉他们呢?
秦明在走廊里拦住他,眯起了眼睛。
方木还是在躲闪他。
我还没有得到准确的结论,我不能轻易随便侧写。
秦明头一次感到了诧异。


【5月30日,暴雨】
第二起案子出现了。
凶手不是秦明。
现场跟罗钥的死亡现场几乎一模一样,钉子,手术刀,暴雨夜,一颗丢失的牙齿。
并案侦查合情合理,除了秦明,没有人提出异议。
雨夜连环杀人犯的说法,被写到了开会的白板上。
全局似乎只有秦明一个人知道两起案件不是一人所为,原因也很简单,秦明知道自己只杀了一个人。
他的杀父仇人。
秦明对于通过连环杀人获得快感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无非是觉得,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案件模仿地太细致了,从形式到内容,就连摆放位置都刻意地摆成了一样,而警方却没有向外透露这么多的细节。
除了凶手本身是参与案子侦破的人,秦明想不出来任何答案。
秦明的目光最后落到了方木身上,他眯起了眼睛。


【6月5日,阴】
天气热起来了。
秦明成功在方木能来得及把侧写结果公布出来之前,通过一套看似完美无缺的推理在邰伟和林涛面前重新写了一个模仿犯的故事。
故事最后,把结果落到了方木两个字上。
秦明这一次很冒险,方木在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发现了个牛皮纸袋。
里面是一颗牙齿。
接下来就是一场时间的比拼,秦明感谢自己的职位,也感谢自己在同局同事心目中的形象,让他说的话,自然而然地比方木重要太多。
他没有在抓捕现场,但他在警局见到方木时,对方的情绪几乎算得上激烈地过了头。
两个侦探的比拼,变成了两个杀人犯的较量。
他们彼此握着对方的秘密,比谁更快一步。
秦明赢了。


【6月4日,暴雨】
秦明拜访了自己的导师,他毕业论文已经完成很久了,毕业前他打算再去拜访一下对方。
教授的房间采光不足,因为一面墙用来放书,另一面墙用来放合照。
老师拿着张他的照片,对他说,秦明,最后给你上完这节课,墙中间那个位置,就是你的。
秦明点头,表明了来意。
我这次来,主要是有些事情想请教您。未来遇到无证的凶手,我是否有权利惩戒他。
那要看你认为,这世界上,有没有东西比追寻真相更重要。
跟你讲个故事,曾经有位侦探,他倚仗自己身上具备的催眠术,给嫌犯催眠。
教授的话说到这里就断了,只是递给了秦明一本书。
老师,我明白了。


【6月6日,暴雨】
秦明和方木单独见了一面,在没有监控的情况下。
法医早就察觉出来侧写师的情绪状态不够稳定,他眼神躲闪飘忽,一个劲地发着抖。
他应该被打碎,他值得被打碎,碎成粉末,消散在泪水和风里。
秦明脑海里出现了一些诗样的语言,他身体前倾,看着面前站在悬崖上,轻轻一推就会坠落深渊的可怜人。
第二个人,是你杀的吧。
眼前的人停止了发抖,泪水掉了下来。
秦明不知道方木这么喜欢哭,但这个新发现让他觉得有趣。

明明都是杀人犯,为什么你却好像那么愧疚呢。
你杀的不也是无证的罪人吗?
只是你还恪守着人性的道德准则,在行为和思想的矛盾中挣扎。
这样的痛苦,让秦明嗅到了沁人的气味。

催眠可能从一个响指开始——
你是凶手,你是雨夜连环杀人犯。人都是你杀的,你不想死,只有我,能救你。
也以一个响指结束。
眼前的人哭得更厉害了,这让秦明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愉快。
容器碎了,里面漂亮的蓝绿色都溢了出来,它们流到秦明的脚下,一点点乞求般地染着那些灰色的雨水。


【6月15日,暴雨】
秦明第一次跟方木上床。
秦明不太愿意真的去触碰方木被冷汗浸透的皮肤,他给自己戴了双橡胶手套,隔着手套人类组织的触感会变得不同,这是秦明第一次隔着那层人造物接触到有温度的肌肤。
颤抖的,不再是冷冰冰的,活生生的人类组织。
秦明一点都不奇怪为什么手下的人会抖得厉害,毕竟他是个法医,通常被法医摆弄的都是死人。

不过,如果不是我,你也早就是个死人了吧。
秦明纤长的手指掐着方木的下巴,耳语低沉。
看来今天晚上我们都睡不了觉了,方大神探。

秦明不是个对性需求旺盛的人,他甚至可以说是冷淡,漠然,但这种人类自然的生理反应当践行到某个侧写师身上的时候就变了另一种意味,或许是常年跟死人打交道,突然有一具鲜活的,有应激反应的躯体摆到面前,秦明甚至一瞬间有一种不知该从哪个部分下手的烦恼。
爱哭。
秦明在对方的标签里又加了一条,他喜欢分门别类,从上学时候开始秦明就喜欢给那些自己的东西按特性和分类贴好标签,分别放在它们该在的地方,随着对所属物的认知不断加深,他对对方的分类也会有着不同的变动。
现在方木被他放在新奇物那部分,他之前还没见过这样的男孩子——按照年纪来说秦明称呼对方为男孩子也不为过——眼泪好像没那么值钱,压迫、威胁、命令,只要去刺激他敏感的情绪,最后总能把他逼得哭鼻子。
对了,性也可以。
每次方木的呻吟、喘息、哭声都能和窗外的雨声交织在一起,秦明突然发现生平第一次,他对雨水的恶心感被稀释到几乎弱不可闻了。


【7月3日,中雨】
秦明发现方木恐惧手铐。
最后雨夜连环杀人案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无头悬案,杀人犯再也没有出现,像是人间蒸发了。破天荒,秦明承认了自己的推理失误,这在局里算是头一遭,但被他诬陷锒铛入狱了几天的方木并没有表示出愤怒,相反,局里人知道他们就那次事件后关系变得还不错。
林涛和邰伟对这事儿都没太上心,在他们眼中无论是秦明还是方木大概都是一类人,你永远不用去揣测这种聪明又和一般社会格格不入的人脑子里在想什么,你只需要在该需要他们的时候,让他们去办聪明人该办的事情。
同类相吸,八成这条道理对冷漠如秦明,也是适用的。

秦明发现了方木恐惧手铐之后就开始在催眠中用手铐把他拷住,对方挣扎抖动地像是被人抛到岸上濒死的鱼,但这样对于催眠的效果总是好的,秦明打响响指后会被个毛茸茸的脑袋紧紧蹭住,像是某种家养又乖巧的宠物。
他给方木的心亲自带上了镣铐,就像初相识那段时间对方提过的,所谓“心理罪”的说法。
秦明看着怀里的人,安静地起伏呼吸着,好像把自己当做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秦明从来没有这样深地被人需要过,这给了他极大的满足感,于是现在方木的分类变成了心爱的珍藏品。
他想着,自己八成是把方木逼疯了吧。
但那又怎样呢,能杀人的人大概都是疯子吧,他漂亮可爱的,已经没有了容器的蓝绿色,只能依附在他这捧冰冷的雨水中,他不能放晴,太阳出来的话会把他这滩雨水晒干,地面上只会剩下干涸的难看的蓝绿色颜料。
颜色融在雨水里。
方木融在他里。
他们搅在一起,纠缠交织,活着。
秦明觉得自己脑海中的场景,出乎意料地带着浪漫主义的味道。
他漂亮的,易碎的,聪明的侦探,轻轻地吻着他的嘴巴。
像是这个世界上最忠贞的爱情。


【3月29日,暴雨】
秦明打造好了戒指。
那对戒指款式很简洁,却很漂亮。
秦明从来不去探究方木是不是爱他,甚至不想探究自己是不是爱方木。
他只知道,如果他们离开彼此,将会干涸,会死亡。
互相需要,血肉交缠。
大概书上写的爱情也满足这些条件,秦明觉得把方木的分类换成爱人也说得过去。
催眠是由一个响指开始的。
戴上这枚戒指,你将永远不能离我而去。
响指再次响起。



【4月5日,晴】
方木第一次见秦明。
在阶梯教室里。
方木来的晚了点,只坐到了靠后的位置,下午的温度很合适,方木坐的一排旁边有窗户,春天的阳光和风都洒了进来。
秦明是作为优秀毕业生被请过来的,他没什么开场白,是别人介绍的他。
这是你们的学长秦明,是鼎鼎有名的大法医。
法医知识很无聊,大部分学生将来都梦想着做警探而不是去缝死人尸体,讲台上的人声音又冷淡地过分,不一会儿方木身边的人就打起了瞌睡。
但方木却没有。
他第一眼,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讲台上那个漠然的法医。


【4月6日,晴】
方木打听到了秦明的求学经历。


【4月7日,晴】
方木了解到了秦明的导师也是自己现在的导师。


【4月8日,晴】
方木主动拜访了乔教授。
乔教授的房间很暗,白天也只开着一盏昏暗的台灯。
他的一面墙是满满的书,另一面墙是一墙照片。
秦明?
乔教授挑了一下眉,然后目光向身旁的照片墙看去。
方木的目光也随着转了过去,然后在中间部分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的照片。
他曾经也是我的一个学生,是班里最优秀的。
可是他却选择了法医这种工作。
方木,知道吗,我始终觉得,你的照片,应该被放在这面墙的中间,他的旁边。

老师,我不懂。

据我所知,秦明正在私下复查他父亲二十年前坠楼的案子。
至少,把他父亲的卷宗打开看看。


【4月9日,晴转多云】
方木翻开了秦明父亲的卷宗。

我要是能和秦明在一起就好了。


【4月10日,多云】
方木翻开了秦明父亲的卷宗。

我要是能和秦明在一起就好了。


【4月11日,多云】
方木翻开了秦明父亲的卷宗。

我要是能和秦明在一起就好了。


【4月27日,阴】
方木拜访了秦明父亲坠楼案件发生的龙番市。

我要是能和秦明在一起就好了。


【9月23日,小雨】
方木找到了秦明的住所。

我要和秦明在一起。


【9月24日,小雨】
方木偷配了秦明家门的钥匙。

我要和秦明在一起。


【4月23日,小雨】
方木开始在乔教授的指导下选论文方向。

我要和秦明在一起。


【5月1日,雨】
方木第一次跟踪罗钥。

我要和秦明在一起。


【12月26日,雨夹雪】
方木确认罗钥是杀害秦颂的凶手。

我要和秦明在一起。


【1月21日,雨夹雪】
方木寻找证据。

我会和你在一起的。


【3月1日,中雨】
方木寻找证据。

我会和你在一起的。无论以怎样的方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4月4日,暴雨】
方木向乔教授交上了自己的论文。
老师,我有问题想问你,如果遇到确认的凶手,却没有证据证明,我是否有权利惩戒他。
乔教授翻论文的手指停了下来。
秦明问过我同样的问题。
那您怎么回答的他?
我告诉他,那要看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东西比追寻真相更重要。
我知道你是孤儿,我的岁数可以当你的父亲,不妨就把我当做你的父亲。你具有我们都没有的天赋,这本书我送给了秦明一本,我相信,你会需要它,而且会做的更好。
方木走出办公室,手里捧着那本名为催眠的黑色封皮书。


【5月19日,暴雨】
方木用钉子把罗钥钉进了地面,用手术刀划开了他的心脏。
前者是为了自己。
后者是为了秦明。
秦明是冒着雨赶到的,他被雨水淋透了,裤脚滴滴答答向下滴着水,他微微发着抖,天气还是太冷了,方木有些心疼,而且秦明还那么厌恶下雨。
你是谁?你喊我来干什么?
方木托着下巴看他——他的表情有困惑,有抗拒,也有厌恶,不过他仍旧像方木印象中第一次相遇时一样得好看,秦明浸在雨水里,或者说他本身就像是倾盆大雨。
波澜壮阔,摧枯拉朽,他要把一切都浸透,带着那么点毁灭的绝望味道,却优雅地令人痴迷。
方木心甘情愿奔跑进天地间无边的雨中,永不回头。

催眠可能从一个响指开始。
但方木已经不需要那个了,他抚住秦明那只纤长漂亮的手,轻轻对他低语。
你杀了罗钥,因为罗钥杀了你的父亲。抓住心中的恶魔,把他钉死在自己手里。你要做的,是不惜一切代价逃脱法律的制裁。关于如何脱罪,催眠将是你的有力工具。
秦明抖得厉害,眉头都扭在了一起,方木环着他,用自己的体温去暖那具冰冷潮湿的身体。
没关系,等你醒来,一切都会好的,你不会再惧怕下雨。
你不会被困在这里的,因为有我在。
我会和你在一起的。

方木凑过去轻轻吻了秦明的额头。
三,二,一。
醒。


【6月4日,雨】
方木用钥匙打开了秦明家的门,把装着牙齿的牛皮纸袋放到了秦明的书桌旁。


【3月29日,暴雨】
方木睁开眼睛,露出了个甜美的笑容。
在秦明满意的微笑中,接过了那枚漂亮的戒指,带到了自己的无名指上。

我爱你。
在这场永不停歇的大雨中,我永远爱你。



到底是谁催眠了谁。
又到底是谁,心甘情愿坠落在这场色彩斑斓的怪梦中,再也不愿醒来。








概念图↓






(解释一下,关于时间线,可以注意日期,其实这些日期并不是一年。
当然没有可能连续一年四季这么多天下暴雨,因为秦明的意象是雨,所以从方木一步步坠入对秦明的痴迷,他的世界就再也没有放晴过,日期后面的天气并不是真实天气情况。
乔教授是个坏人,他自诩教父,表面是个德高望重的教授,但着迷于培养他认为的“人才”,秦明方木的催眠都是他教的,秦明是方木的学长。秦明因为父亲坠跳楼从小性格冷漠无情,方木因为是孤儿所以敏感,精神不稳定又缺爱,两个人都很有天赋,但同时面临着“你凝视深渊,深渊也在凝视你”的问题,乔教授就把他俩潜移默化教坏了,都给推下了深渊。方木要比秦明催眠天赋高得多,但情绪稳定性太差,还有一定的臆想症。
乔教授:我教你俩催眠是让你们去反社会的,谁让你俩用来处对象了???)
《论研究生找个好导师是多么重要》

(一开始只是个点梗,后来脑洞越开越大就成这样了…方木黑化病娇,可以一舞…
快醒醒你的共犯者还还还没写完。)

评论 ( 10 )
热度 ( 147 )

© 枣糕废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