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写,少说。
做自己。

【白撒】【撒白甜】职业病(明侦衍生RPS向)

cp:白敬亭/撒贝宁
分级:G(清水)
梗概:五次白敬亭失败地表达了对撒贝宁的关心,第六次他也没成功。
警告:明侦相关,RPS向注意。一个注孤生和一个瞎撩直男之间的友情。
被"撒白甜"这个cp名撩了…

1 感冒
白敬亭是录了十多分钟才意识到撒贝宁今天感冒了的。
撒老师哑着嗓子,一口播音腔像是被捂进了棉花里,让白敬亭联想到小时候,阴雨天收看《今日说法》电视机音响受潮的情景。
白敬亭越录节目越觉得不舒服,越是以普通话口播为长项的人,带起鼻音来就越让人不得不注意。
虽然白敬亭已经知道了敬业的撒贝宁不是第一次带病上节目,他很理所当然地把这些都当做工作,用一种爱岗敬业的态度对待这个网综。
当然,不是"小撒探会"那种爱岗敬业。
白敬亭大概在犹豫了一个小时后,才在录制中中场休息的时候,敲开了撒贝宁的休息室。
对方窝在沙发上,系着条大围巾,缩进外套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和一只手玩手机——这个动作显得他格外的小只,仅仅占了沙发一角一小块地方。
"咳…撒老师。"白敬亭请咳了一下,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小白?"撒贝宁抬起头来看白敬亭。"怎么了?"撒贝宁仍旧鼻音浓厚。
白敬亭怀疑他们所有的主持人是不是都自带两套声线,一套"工作装",一套"日常装",眼前人现在就在用白敬亭心目中的"日常装"和他对话,这种声线更低也更圆润,没有了刻意通过抑扬顿挫制造的话语重点词,和他在节目里的热情饱满洋溢的状态完全不同。
"没什么…来你这儿看看。"
撒贝宁挑眉看着他。
然后自己的follow PD就跑了进来,后面还跟着同组的摄像大哥,咣当架上机器对着俩人——更准确地说是小白——一副势要拍好百年难得一见的花絮的架势。
撒贝宁立刻换上了"工作装"语气,从自己窝的一角跳出来——"我看出来了,你来我这儿没安好心。"
"别装了,撒老师,你就是凶手吧。"白敬亭也很配合地接了梗。
白敬亭第一次有意关心撒老师的举动,以两个人互怼了十分钟"谁是凶手"然并无卵用的行为宣告失败了。

2 肩酸
这次录完节目的时候,白敬亭注意到撒贝宁一直下意识地用手轻锤自己的肩。
小白沉默地计数了一会儿,在过去五分钟内撒贝宁做了六次这个动作。
撒老师肩膀疼——白敬亭得出了结论。
这次节目录得实在太久了,除了中间吃了两口零食,白敬亭现在肚子饿的咕咕叫,并且双手双脚地赞成了何老师收拾完东西一起去吃饭的建议。
白敬亭现在就站在撒贝宁旁边,他的身高让他轻轻一抬手就能摸到撒贝宁的肩膀。
"轻轻关心一句撒老师你肩膀酸啊同时两只手捏上他颈窝和肩头之间的肌肤"的想法花了一秒时间在白敬亭脑中成型,并且熊熊燃烧。
这种欲望像看见一只小狗露肚皮就得去撸一把一样强烈。
就在这个时候何炅走了进来,"小白,撒老师,走吃饭去了。"白敬亭刚抬起三十度的手尴尬地顺势抄进了兜里,何炅走到他俩身边,打量了撒贝宁一眼,"撒撒,你肩膀酸啊?"说着,两个手搭上了对方的肩膀,揉捏起来。
撒贝宁夸张地随着何炅的动作摇头晃脑了一会儿,嘴里还配合地呼噜呼噜发出舒服的声音,"唉,炅炅老师,要不我雇你给我推拿吧。"
"那你拿什么给我发工资啊?"
"拿我的盛世美颜给你当工钱。"
"你就欠儿吧你。"
何炅咯咯笑了一会儿,撒贝宁晃晃脑袋拿起外套穿上,招呼着白敬亭三个人顺次欢天喜地地出了门。
当然,终于能吃饭了让白敬亭欢天喜地,但是他的小狗肚皮被人半道截胡了,这让他吃饭的喜悦都被冲淡了不少。

3 腿伤
撒老师今天来录制现场的时候整个人都蔫了,一瘸一拐十分可怜。
白敬亭看着撒贝宁以一种绝对不属于他的慢速度磨进了现场。
撒老师把腿弄伤了,不过这并没有妨碍他录节目,除了限于原地动作不多,该抛梗接梗一个没少,仍旧在合适的时机开了车。
他们主持人啊。
白敬亭扶额叹了口气。
一个人要是越干不成什么,即便只是一件本不在意的小事,也会演变为一种迷一样的执念。
比如现在,白敬亭几乎是在内心详实地计划怎么样印象深刻礼貌绅士适度恰当地表达对撒老师腿伤的关心。
最合理也是最简单的方式是在他要进行必须的行走时轻轻扶他一下,然后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轻生说一句"慢点",要用小臂轻轻支撑他的肘部而不是肌肤接触,这样可以同时表达尊敬。
白敬亭仔仔细细演算了一遍,觉得这是一个完美的计划。
除了,就在撒贝宁走进录制区而白敬亭还没来得及伸出自己"礼貌绅士"的小臂时,何炅自然地牵过了撒贝宁的左手,牵扶着对方进到了节目场景中,"他撒老师,你慢点。"
"谢谢何老师。"撒贝宁难得腼腆地笑了笑,任由何炅牵着自己。
于是白敬亭脑子一抽就决定录制开始就一点也不"礼貌绅士"的一个虎扑就把撒贝宁压到了节目现场的床上,对方显然是没反应过来,两个成年男人的重量摔到床垫上震得床都颤了一会儿,白敬亭四肢并用包裹住身下人,大有一番"我可爱我就胡闹了你能把我怎么样"的任性劲儿。
真·直男的人造节目经典镜头。
白敬亭虽然这一次没有完成"关心撒老师"的举动,但他成功用另一种方式让撒老师印象深刻。

4 醉酒
这次在北京碰见撒贝宁,录完节目有人提议要一起喝一杯,白敬亭没找到任何说不的理由。
然后在白敬亭能反应过来的时候,撒贝宁已经被人灌醉了。
不不不,白敬亭摇摇头,撒贝宁的状态不能叫"醉",应该叫"微醺"。他脸红扑扑的,带着个柔和的笑容,眼神努力地聚焦但总是会一段时间后就涣散起来。
白敬亭抽出精力观察了一会儿撒贝宁,发现对方始终挂着一个红扑扑的傻笑。用一个词形容大概是"贤良淑慧",这种状态常见于撒老师和人合照的时候。
他们央视主持人的亲和力还真不是盖的,白敬亭观察了一会儿不由得感慨道,即便对方已经醉了,也不会让你联想到什么失态和厌恶等等关键词,反而感觉对方整个人都散发着人生导师的光芒,白敬亭觉得他可以坐着听撒老师带着这样的笑容讲八个小时的心灵鸡汤。
洗涤一下年轻的心灵,指引前进的方向。
突然,一件事儿又进入了白敬亭的脑海。
他可以这一次成功表达对撒老师的关心了!尊敬长辈,绅士体贴,温暖人心,三好青年…
于是酒席散了之后,白敬亭快走两步挤到了撒贝宁的身边,吸取上次教训之后,这次的他一把扶住了撒贝宁的胳膊。
"撒老师。"
撒贝宁抬头看看白敬亭,眨眨眼,然后露出个灿烂地过头了的笑容,"小白!"
"哎哎哎在这儿呢。"白敬亭连声答应,撒贝宁红着一张脸又笑起来,意外地腼腆。
被何老师戏称为"老浪蹄子"的某著名节目主持人撒贝宁竟然会露出这样一个害羞又内敛的笑容,白敬亭愣了一下,搞得自己也有点脸红,挠了挠头发,转而扶上了对方的后背——这样总比刚才搀老佛爷式的姿势正常一些。
撒贝宁也不反抗,任由对方扶着自己的腰,西装马甲白衬衫,一本正经又软地过分。
好吧,白敬亭不得不承认,私底下的撒老师不经意流露出日常状态的时候,要比他在节目上撒欢的时候,意外还让人觉得可爱。
这种感觉,打个比方,你养的小柯基满屋子蹦哒闹腾的时候你会觉得好玩地想笑,但当它乖乖地贴着你的手臂趴下,用眼睛温柔又欢欣地直勾勾就看你一个人的时候,你会觉得内心一软。
小白怀疑自己也被熏醉了,要不然怎么感觉飘飘然地兴奋。
就在白敬亭脑中快速计划怎么替撒贝宁打车,送他回家,要说什么台词的时候,撒贝宁突然停住不走了。抬头含笑用一种看孩子的慈祥眼光看着他。
白敬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眨眨眼表示疑惑。
"小白,你喝醉了吧。"撒贝宁低声又柔和地说了一句,转过身顺势轻轻捏了捏白敬亭的手腕,然后像个长辈一样拍拍他的手臂。
"怎么…没…没有啊。"白敬亭摇摇头。
撒贝宁又笑起来,"你呀,我的外套还没拿,你推着我出门去哪儿啊?"撒贝宁用弯弯的笑眼打量着白敬亭,耐心又温柔,像是老师在教学生。
白敬亭一瞬间觉得自己在对方眼中别打成了幼儿园小孩。
被撒三岁当做了小孩,白敬亭欲哭无泪无话可说。
但没办法,旁人看过去,一个火急火燎面色发红说话都结巴强推着只穿了一件单薄衬衣的人向酒店外走的小青年,和一个温和吐字清晰不急不躁的长辈,确实白敬亭更像那个喝多的。
穿好了外套后撒贝宁坚持把白敬亭塞进了先拦到的出租里,他在车窗外给白敬亭道别,然后笑着说"我今天也有点醉了,也要先回去休息了,下次再见,注意安全,到家给我发微信。"
其实异常清醒的白敬亭撇着张失败的苦瓜脸回到家给对方发了个到家了,对方回了个"早点休息"。
不过,白敬亭还是确定撒贝宁肯定是醉了,因为对方还发过来一个大大的笑脸。
"撒老师也早点休息。"白敬亭放下手机,捂住了脸。
这一次,白敬亭关心撒贝宁的计划,又失败了。

5 嗓子痛
这次白敬亭遇见的是一个连续工作十多个小时刚下飞机的撒老师。
对方脸色苍白地难看,跟自己打了个招呼之后工作人员跑过来问他要不要吃点东西,白敬亭凑在撒贝宁旁边——他估计他们两个安排在了一个酒店——这次白敬亭也被折腾地够厉害,虽然是年轻人,但酸得腿都几乎抬不起来,眼皮也困得上下打架,他现在只想顺路跟着撒贝宁的车回酒店洗个澡睡会儿,明天还有通告要赶。
"在车上吃点快餐就好,抓紧时间睡一会儿。"终于白敬亭听到撒贝宁张了嘴,但声音却沙哑地几乎听不出来原声,感觉就像是吃了沙子。
"撒老师您没事吧?"负责的导演小姑娘皱起了眉,担忧地看着眼前人。
撒贝宁摆了摆手,露出了个笑容,然后转头注意到了白敬亭,拍拍他的肩又灿烂地笑了起来,随后指指自己的喉咙无奈地摇了摇头。
白敬亭很想回个热情饱满的"撒老师好",但还没说出来就被一个忍不住的哈欠打断了,对方很体谅地又拍了拍他的肩,示意白敬亭不用多客气。
随后撒贝宁用手势和压低的沙哑声线跟导演组表示小白可以先跟他这车去酒店,白敬亭没有丝毫犹豫就坐上了车的后座,随后撒贝宁跟着坐到了他旁边。
白敬亭几乎是在屁股刚挨上座椅就打了好几个哈欠,撒贝宁的胳膊就贴在他的旁边,对方正在用手势和司机说着什么。
白敬亭又打了个哈欠,天已经很黑了,机组强光灯把工作人员的人影印在了车窗上,影影绰绰的重影像是什么催眠魔咒,白敬亭眼睛都睁不开了,车很快就发动了,向着酒店驶去。
不行,我一定要关心一句撒老师。
这个几次都没成功实施的执念只剩一句话和着周围马路上车辆行驶的声响在白敬亭脑子里打转,撒贝宁的胳膊就在白敬亭手边,白敬亭几乎是用了全身浸泡在刻骨困意中的意志力抬手抓住了撒贝宁的左胳膊。
但刚一贴到这个人体体温的舒适热源他就歪头睡了过去。
等白敬亭醒来的时候身上正盖着撒贝宁的外套,外套的主人轻轻拍着自己的大腿,"到了,快去酒店睡会儿吧。"而白敬亭才发现自己极其不雅地瘫在靠背和撒贝宁的身侧中间睡了一路,对方还非常体贴地调换了一个半侧的身姿承担白敬亭的重量以免他落枕。
"谢谢撒老师。"白敬亭觉得自己羞愧地脸都红了。
撒贝宁摆了摆手,拿起自己的外套下了车。
白敬亭深一脚浅一脚打开自己的酒店房间门后就把自己扔进了床里。
今天撒老师嗓子哑了,白敬亭还是没有成功地关心到他。
不过这个再说吧,他现在只想睡觉。

6 受伤
这次长沙录制明星大侦探让白敬亭又和撒贝宁见面了。
今天的撒老师精神十足在录制现场休息室洋溢着活力和热情。
白敬亭蔫头耷脑地窝在沙发里脸色白得吓人。
他受伤了,现在一动厉害了肋骨就疼。
连笑的权利都剥夺了,白敬亭只能怏怏地在沙发上叹气刷手机。
撒贝宁注意到了他的情况,坐到了他旁边,眨眨眼皱起了眉。
"小白,伤的严重吗?"
白敬亭放下手机摇摇头,"不严重,撒老师不用担心。"
"现在换我这个老年人生龙活虎,你这个年轻人闷闷不乐了。"撒贝宁笑了笑,拍拍白敬亭的膝盖,这个笑带着点玩笑的语气,但却让人感到了真诚。
白敬亭咧嘴无奈地微笑了一下。
他突然想到了自己那个一直没完成的小执念。
但今天的撒老师看上去不需要关心,而且撒老师正在关心他。
这样想起来,撒老师需要被关心的时候也都是反过来关心了他。
白敬亭的执念熊熊燃烧,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孩子气的执着是哪儿来的。
"撒老师,你们主持人有什么职业病吗?"终于,小白极其孤注一掷地为自己想了个能达成目标的方法。
简直教科书般的尬聊。
他想着,无论撒贝宁一会儿回答什么,他都先立刻回一句,"那撒老师一定要注意身体啊。"然后再具体聊聊,把话题从他自己身上引到对方身上。
万无一失,白敬亭在心里为自己这次肯定能成功而蠢蠢欲动兴奋起来。
"主持人啊?"撒贝宁显然是被白敬亭突然的问题惊讶到了,他指指自己,白敬亭点了点头。
然后白敬亭目睹着撒贝宁的面部从惊讶慢慢绽放出一个笑容——
"我们的职业病就是,看见话筒不抢过来说话会死。"
嘴里的话被硬生生憋回去的白敬亭,翻了个白眼用手捂住了脸。

6+1
"哎呀!撒老师,你就不能让我认认真真成功关心你一次吗?"白敬亭把手从脸上拿下来之后就带着破罐破摔的委屈直接嚷出了口。
撒贝宁眨眨眼继续惊讶地看着他,满脸都是"你没事吧?"
白敬亭叹了口气,又捂住了脸。
既然话都说开了,他也索性豁出去了——"我经常看见撒老师因为工作身体不好的时候,每一次我都想特别体贴地关心你一下,但不是因为想的太多被别人抢先,就是自己犯糗反过来让你关心我,都没一次成功的。"
白敬亭一口气说完之后撅着嘴生气又委屈巴巴地盯着撒贝宁。
撒贝宁的惊讶这一次转化为了哈哈大笑。
"小白,你啊哈哈哈哈哈"撒贝宁笑了一会儿,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他抹了抹眼角,搞得旁边的白敬亭一个劲儿用眼刀瞥他。
"好好好,我感受到你的关心了。唉,怎么?"撒贝宁用肩撞了撞白敬亭,压低了声音带着笑意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才没有!"白敬亭立刻退后半米拉开两人距离,"你想得美吧你!"
撒贝宁又爆发出一阵笑声,"你说的,你要关心我。"
"我…就是…唉?"白敬亭突然眼前一亮,"我要说我就喜欢撒老师您,您怎么回我?"本来退开半米的白敬亭又靠了回来,利用身高优势揽上撒贝宁的肩膀,顺便还看着对方挑了挑眉。
"我这人来者不拒。"撒贝宁非常配合地向白敬亭靠了靠,捏着嗓子回了一句"你喜欢我呀,我也喜欢你啊。"
"我们就互相吹捧吧。"白敬亭想摆出个嫌弃的表情,但没绷住被笑容破了功。
"你先起的头。"撒贝宁刚捏着嗓子想学个撒娇但没憋住也破了功,不好意思地把声线垮了下来,"唉,我刚才演技有那么浮夸吗?"
"那,相当浮夸。"白敬亭一本正经拉长了"相当"两个字的效果。
"两位老师,录制要开始了,准备一下。"follow PD推门打断了两个人,但现在白敬亭觉得自己的肋骨好像没那么疼了,他和撒贝宁之间弥漫着一种暖洋洋的愉悦氛围。
白敬亭跟着撒贝宁从沙发上起身,准备去录制现场。
就在这时,走在前方的撒贝宁突然趁着个没人的档口,转身轻轻拥抱了白敬亭一下。
白敬亭感受到比自己矮的男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背,温暖的体温让他有点失真。
"谢谢。"又快又轻的一句话从白敬亭耳边掠过,如果不认真听他觉得自己一定捕捉不到。
很快对方就放开了他,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白敬亭脸一下子烧了起来,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但当他看到前方的撒老师耳朵后面也红了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内心整个愉悦了起来,连脸也没有那么红了。
虽然这次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关心了撒老师。
但白敬亭觉得,这样也不错。





(是清水友情级,但对tag比较犹豫,有觉得不妥的伙伴请留言,我来修改tag,十分歉意。)

评论 ( 37 )
热度 ( 500 )

© 枣糕废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