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写,少说。
做自己。

【脑洞文】如果写手圈有查重率要求


警告:无论你以为我在暗示什么反正我是不会给出明确指向的。

20xx年,写手圈颁布了一份新的规则要求,将建立一个写手写的文的数据库,此后所有写手,无论同人还是原创,在平台上发表之前,都要在机构的引导下完成数据库查重,同人领域查重率要求20%,原创领域查重率10%,肉文查重率30%,一次查重不过返回修改,二次查重不过严重警告记入档案,三次查重不过剥夺写手资格。

要想成为精品文,要参加文手答辩,面对五位就近区域内该tag下作出一定成绩的写手以及一位语言专家,做五分钟的展示回答五分钟的问题。

每隔一段时间,数据库里的某tag下近期文章还有可能被抽查或者发送到其他tag领域由写手专家组重新审核,称为“外圈审核”。

该规则一出,写手圈如同丢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一瞬间陈年老文被翻出来重新挨个查重比对,严打文术造假,仅半年,若干知名文者大牛纷纷落马,例如曾经红极一时的《七生七世,九里桃花》的作者唐某,以及文圈商业大佬郭某,均因文术造假被剥夺写手权利终身。

而规则运行后若干年,一系列自行查重和机器/人工降重网站因运而生,他们中的大部分提供在线改重功能,同时某宝上出现了付费代写链接。


林小栀是个写手,她正在准备发自己人生中的第一篇长篇同人小说。在递交审核之前,已经发过很多文的好友苏锦小窗她,扔给她两个x乎地址——

“如何有效降低同人文查重率?”
“哪些查重网站最接近官方查重数据库?”

“有必要吗?”林小栀回复,对方秒回,“当然,你是不知道现在的同人文,只要你是在套路里,我敢保证你一次查重能60+”
“有那么夸张?”
“相信我,我不是写肉的嘛,你知道开车写肉这个东西,通常往上一放就是70+的重复率。”
“卧槽?真的假的。”
“你想想,写肉这种东西再怎么写不就是那么个过程,我这不就边跟你聊天边改重呢嘛。”
“你写新文了?”
“对的,写了篇新肉,放上去50多的重复率,现在我快改到30以下了。”
林小栀来了兴趣,“你教教我,怎么改的?”
“现在的网站都会有梗概建议,让你把那活儿,老二换成同义词,巨大啦,粗长啦,不过我不太改这种关键名词,查重的规则是连续13个字,于是我们这种开车的都有个默契,你写雄伟的粗大,她写贲张的粗大,我要写雄伟贲张的粗大,这句的重复率就是100%,于是我就得改成,血脉涌动的巨大,一查,这句就过了。”
“你也不怕瞎造出词儿来?”
“你仔细看看现在的肉写手,不就是在不断的摩挲中不断排列组合造新的形容词嘛,你听说过一个词儿叫做网络时代的文学发展吗?这东西是自发的,是熵增反应。”
林小栀从来嘴炮就打不过她这个敢在网络上挂人撕逼的朋友,于是她决定跳过这个话题,转而问,“不是说好了清汤寡水两天专心写小甜饼,怎么又开车了?”
对面发回来个我爱脆皮鸭.jpg,接着补了一句,“两个原因,一,我爽,二,热度高。”
“你还容易查封翻车呢!”
林小栀回了一个警察叔叔就是她.jpg,把对方发过来的两个x乎链接打开就不再管跳动的消息红点了。

她需要个适合查长篇的网址,那链接里有个技术测评,亲身试验目前世面流行的十来种查重网站,林小栀浏览了一圈,觉得fanworkpass,fanworkfree,fanworkok,fanworktime,slashhelp面向对象都比较友好,可以试一试。
林小栀把自己的文章导进fanworkpass,一点按钮,开始了等待,三分钟后,报告出来了,60.25%!
林小栀被打击得不轻,明明是她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怎么就能重复率达到六成呢。

林小栀打开在线改重详情,看着自己基本上被大段扫红的产粮,觉得脑仁子疼。

“他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如果老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打死也不会喝那杯威士忌的。”重复率100%,查看相似来源。

林小栀打开相似列表,哗啦啦感觉掉出来一百多个数据链接,涵盖各种cp,从伦敦到纽约,充斥着后悔喝了威士忌的家伙。

“他看着对方温柔的眼睛,那里面仿佛蕴藏着星空灿烂。”重复率100%,查看相似来源。

好吧,林小栀扶额,还有一百个眼睛里“蕴藏星空灿烂”的家伙,她动动手,把后半句改成了“孕育着广阔的蓝色大海”,重新查重,本句仍旧标红,重复率100%
看起来除了一百个眼里有星星的,还有一百个眼里有大海的。

“那一瞬间他觉得世界开满了花朵,而自己应该给他一个吻。”重复率100%。

“他的深情黯淡了下去,快对他说点什么,他听见自己心底在嘶喊,最终也只剩无动于衷的苍白。”重复率100%

“她穿了一件淡色长裙优雅地步入众人视线,宴会一角的男人勾起了个玩味的笑容。”重复率100%。

“酒水就这样浇在了他的胸口,在那下面若隐若现的肌肤透露出漂亮的蜜色。”重复率100%

……

林小栀没心情再看下去,戳开了苏锦的小窗,对方上一条是“等你查重结果出来,跟我说一声,我给你改重建议啊。”
“查出来了,60.25%。”
“还可以了啦,毕竟第一次写嘛,还是长篇。”
“什么嘛,我写的每一句它都告诉我重复率100%。”
“你写的是什么啊?”
“男一男二重小相识相恋,因为误会分开了,长大之后他们又重新相遇,女二的从中作梗…”
“停,然后瓢泼大雨,发高烧,男三的误会,女二陷害,被迫装情侣,被困…你这套路文我小学就已经看烂了。”
林小栀继续在屏幕前丧气,“那怎么办?”
“照样可以啊,你只要按照我刚才给你链接的改重方法,在文段上注意措辞,照样可以过查重发表啊,换汤不换药说好听点不就是尊重经典颇具古味嘛。我们都是搞文字的,你得会这一套啊,而且你又没抄,不是吗?”

林小栀不再说话,她心烦。

“哎呀,别不高兴啊,你看老三,一个原创写手,这已经参加精品文答辩去了,人家连个cp热度都蹭不上,不也五年六年地一点点把文风连出来了嘛,你再看老六,在所有圈子里自动吃最冷的那对cp,越冷越上瘾,一万字换不回来二十个热度,人家也照样继续写啊。关于你说查重率,比如写ABO的,写O必然要装B,写霸道总裁的,必然有满天烟花,写同居生活的,动不动就撞破人家洗澡,还有那些穿越梗,人鱼梗,猫化梗,变小梗…这个剧情一查重哗啦啦一片扫红,就是有人写的啥玩意不是,也照样有人写的好,对吧,你得有信心。”

末了,对面又发过来一张胯下比心.jpg“同人这个圈子咯,不公平的奇怪的事情很多的,最主要的,你开心就好了。”


林小栀最终还是在苏锦的帮助下查重过了,文发表了,但她没敢去答辩,自己写的东西几斤几两,她还是有逼数的。

在她发文那天,x博上突然掀起了一个话题,瞬间冲上了榜首,叫做“该不该取消新人文手的查重要求”。
正面反面各执一词,同意的人给出的理由时,刚开始写文的新人一般都年龄小,难免会模仿业内太太的行文模式,措辞也都比较俗套,而且习惯于堆砌华丽辞藻,但应该给她们鼓励,放宽要求。
反对者的理由也很有力,那我弱我有理,我岁数小我就可以抄喽?好不容易建立的一套反抄袭准则,难道要再培养出几个唐x郭x吗?
随后第三方又提出了个新观念,难道现在的查重就能杜绝抄袭了吗?有些人还是抄,抄剧情抄脑洞抄人设,但查重查的只是句子,他改了句子结构,人家的东西就变成自己的了,你还拿他没辙,查重率摆着呢,没有证据啊,靠清者自清吗?

这场网络大混战吵了整整三天,但凡林小栀听过名字的著名写手最后基本都下场亲手撕人鞭尸了,玩文字的人吵起架来就是不一样,林小栀就捧着手机看了三天的神仙打架,等战火烧了一圈终于平息下来的时候,林小栀突然觉得,写手圈,是真的乱。

苏锦破天荒地并没有参加这次的混战,这让林小栀吃了一惊,她以为按照苏锦的性格,肯定要撸起袖子上战场,但在这场几乎所有漩涡中心的写手都涨了热度和粉丝的战役中,苏锦却花了三天写了一篇小甜饼,并且放在了自己的大号上。

林小栀觉得苏锦八成烧坏了脑子。
但这事儿说什么也算是翻篇了。






几天后,林小栀和苏锦坐在个小露天咖啡店二楼对着远处层层叠叠的高楼和夹在里面的晚霞吸饮料,吸了好一会儿,林小栀突然来了一句——
“做个写手,真不容易啊。”
这次苏锦没有像往常一样发表通篇大论,她只是吸了口奶茶,回了句,“是啊,不容易。”

“但我们应该达成一种最起码的共识——”
“抄袭死妈。”“对,抄袭死妈。”

两个人在夕阳下举起杯碰了一下,玻璃杯发出叮的一声,她们旁边的椅子上叠着两台笔记本电脑,没有哪一台开机,也没有哪一台在word界面上。



评论 ( 5 )
热度 ( 89 )

© 枣糕废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