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写,少说。
做自己。

【NZND主代舞】伏梢未尽(娱乐圈/金主梗)(下)

cp:张代表/陈舞蹈

注意,将包含以下cp!预警!

撒微笑/何美女  白rap/撒微笑   白rap/鬼超红  王八卦/大主唱

梗概:伏梢未尽,一枕黄粱。

警告:

越写越丧,前文这里

(下)

陈舞蹈站在舞台上,眼前夏末梧桐树叶间洒下来的光越来越亮,他张开双臂,像一只要起飞的鸟。

 

 

NZND解散了。

没有人指望这个糊到地底的男团还能撑下去,撒微笑有对有钱的父母,这次事件后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自己和何美女的恋情,在一半祝福一半辱骂中发了几首自己作词的单曲,意外地成了nznd几个人中黑子最少的那一个,何美男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一手推起了和自己关系不清不楚的甄花旦,据说因为姐姐的事儿他和撒微笑彻底闹掰了,大主唱被人爆料正在接受心理治疗,爆料的人是圈内最新出名的香港小娱记王八卦,而白rap比较惨,因为上次事件中黑点最多,甚至到现在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坚信他就是杀害甄部长的凶手,只能凑凑合合当了郝巨星的助理,有没有被潜过也是八卦论坛里常聊到的话题。

陈舞蹈,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张代表给了他在郊区一间小别墅养病,在几年持续的手术和疗养中,陈舞蹈的腰伤总算好了起来,张代表还是常年成为“最受娱乐小报喜欢的青年企业家”榜首,陈舞蹈在养伤的时候仍旧刷一刷八卦就能看到他的新花边,和这个女星那个模特在一起。

陈舞蹈觉得自己没什么能报答张代表的,但细想想,人家缺你的报答吗?人养小鸟,听个响,给它喂点水喂点米,给它个笼子,指望过小鸟会报答吗?看得上小鸟的报答吗?

于是陈舞蹈这只差点瘸了腿的小鸟只能在张代表回家的时候叫得再好听点,换回个对方的笑脸。

闲在别墅里的陈舞蹈有了大把自己的时间,练练歌写写词,学学做饭,等着那天张代表高兴了到他这儿来,乖乖地凑上去亲亲对方,露着仍旧像是当年少年明媚的笑容。

陈舞蹈知道自己迟早要付出代价的,但总归逃得久了,反而越来越不敢想象牢狱生涯了,张代表时不时就要提醒他一下,能随时送陈舞蹈去监狱,只要他想。

 

陈舞蹈就像那种执意往悬崖下冲的鸟儿,这种人天生有种对毁灭自己的瘾,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一向如此,所以陈舞蹈常常想这样也好,起码有个笼子,自己不会一头向深渊里栽下去。

 

这两天突然出了个社会娱乐新闻,何美男公司下的甄花旦被烧死了,陈舞蹈点开新闻内容看嫌疑人发现和自己都有点关系,撒微笑、何美男、白rap。

“你们这个团,是不是只要相聚就会死人。”

张代表一边脱外套一边说,陈舞蹈放下手里的手机,喃喃说了一句,“或许你当年不该去捞我……”

张代表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过身,走到在床边坐着的陈舞蹈身前,眯起眼睛看他,陈舞蹈抬起头,有些恐惧地眨眨眼。

“你什么意思?”张代表扣住了他的下巴,“你盼望着进监狱混到那群穷凶极恶的变态中间,哪一天被人操死了火化成一堆粉末吗?”

陈舞蹈被迫抬着脸看对方,他不太明白张代表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他皱了一下眉,“我也杀过人,我是不是也应该算是穷凶极——”

“闭、嘴。”张代表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声音低地吓人,陈舞蹈乖乖哑了声,张代表低下头直视他的眼睛,“我费心费力供着你养着你了三年,你要想作死不要把我拉下水。”

陈舞蹈紧张地眉毛皱到了一起,在张代表的眼睛里他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像三年半前第一次跟张代表接吻的时候一样的怂逼,下一秒张代表吻了他,这是他一向不想让陈舞蹈说话的时候的选择。

 

这次甄花旦的死亡事件让广大娱乐群众又津津乐道了三天三夜的八卦,陈舞蹈常想,自己那个糊团当年为了蹭热度起了个时下流行的名“NO ZUO NO DIE”谁知道一语成谶,只要跟团相关的人都在用生命诠释着什么叫现实版的“不作不死”,天涯上关于他们五个的黑料的撕逼楼三年盖了将近一万层,成了娱乐区的一道靓丽的奇观,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陈舞蹈从来都避免去看那些东西,怕再次把结疤的伤口撕开流血。

这个楼里脑补的道听途说占大多数,张代表有时候心情好会跟陈舞蹈挑几条聊聊——

“当年你跟白rap接吻的事儿,是什么?”

陈舞蹈赤身裸体窝在张代表旁边的被子里,困得思绪乱飘,听到张代表突然的问话,脑子里转了好几圈才想起来当年好像确实有这么回事儿。

“炒cp吧,他也没跟我商量,就过来卡了个角度,故意给台下的人一种接吻的错觉,我们俩那个时候没有外界盛传的那么好。他很烦我——”

“为什么他烦你?”

“因为你吧,一开始刚入团的时候我们俩岁数相仿还关系挺好的,你知道白rap这个人比较自负,后来他大概是知道了我跟你的事儿,就开始嫌弃我因为你拿了资源,而他却没有好机会。”

“你也觉得我害了你?”

听到这个说法陈舞蹈哼笑了一下,他困得厉害,声音软软糯糯地从被子里飘出来,“我怎么敢,我说了,我喜欢你,但你说过我不能喜欢你,我记得。”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随后传过来一句话,“是,你不能喜欢我。”

张代表起了身去穿衣服,陈舞蹈知道他又要走了,抬起眼看着精壮的身躯在暧昧的灯光下拉出个漂亮的角度,陈舞蹈摇摇头叹了口气。

 

夏末的梧桐树在风里晃着,发出沙沙的声响。

 

甄花旦的案件结案了,凶手是鸥记者,但比起真正的凶手大家更关心贾天王同父异母的四个孩子这条八卦,而且还是因为这四个孩子中最小的那个,将他的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送进了监狱。

这件事之后王八卦收到的打击不小,但没多久他宣布正式进军演艺圈,从娱记到艺人还是这些年娱乐圈头一遭,而首先送上祝福给予了支持的,谁都没想到是当年被王八卦爆料过的大主唱。

张代表来找陈舞蹈,问他还想重新回到舞台上吗。

想怎么样,不想又怎么样呢?陈舞蹈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染着张扬的白发跳着骄傲漂亮的舞步在台上闪耀的少年了,这种感觉很奇怪的,陈舞蹈盘腿坐在地毯上,张代表半蹲在他面前,严肃地过了头地问,“你想重新回到舞台上吗?”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陈舞蹈点了点头。

 

 

陈舞蹈喜欢舞台吗?这个事情很难说,早年刚毕业的时候他是有那么点少年意气的,渴望展示自己,渴望让人们看到自己的身影,但明星梦就像个阳光下的泡沫,看似五彩斑斓,轻轻一碰就碎得无影无踪。

陈舞蹈不明白张代表有什么必要这样做,但是对方确实在自己答应之后就紧锣密鼓地准备好了一个专业团队,重新开始训练包装陈舞蹈。

半年后,在某个张代表旗下企业冠名的舞蹈类竞技节目中,陈舞蹈以一种令人惊艳的姿态,重新回到了大众的视野。

娱乐圈浮浮沉沉很多人出名或者不出名都很难说,可能之前糊到地底黑得底掉的艺人,过了一段时间后大众又会原谅他,然后几篇洗白文上几个综艺后,他曾经办的错事也被一并忘却了——娱乐圈观众的一贯特性是忘性大。

 

撒微笑和何美男仍旧是nznd成员里混的最好的两个,对于前者,贾天王给了自己的长子一大笔遗产,一往痴情的撒天王终于和何美女有了个好结果,也算是兜兜转转苦尽甘来,两个人一起去了欧洲定居,黑他们的人也只能在国内跳跳脚,后来这声音就渐渐淡了。对于后者,何美男开始演戏了,他和自己的姐姐性子完全不同,何美男虽然有一个漂亮的面皮,但是内心深处是个心狠手辣的心智,他有超乎常人的嗅觉和魄力,这两年打理自己的演艺公司也算有条不紊,所以得被称呼一声“何总”。大主唱的抑郁好了,现在有了几首排行榜前十的单曲,正准备下一步开演唱会,被自己哥哥推起来的王八卦和他关系很亲密,经常看到曲子的监制里有对方的名字,据说最近很多人在饭这对cp。白rap通过一个火遍全国的嘻哈节目一举成名,破釜沉舟一下子翻了身,接了部电视剧,和鬼超红这个新人在剧中的cp热度一路飙升,甚至有狗仔拍到了他们私底下一起约会的照片。

至此,距nznd出道,已经过去了整七年,距离解散,也过去了五年。

那个时候微博热搜突然上了个话题,因为大家突然发现现在又红回大家视野的当红炸炸子鸡无一例外竟然都来自当年那个糊的不能再糊了的小破团,于是就开始网络狂欢似的调侃起了这个梗——“相聚会死人,单飞比较红——来自nznd 的诅咒。”

然后网友开始疯狂猜测他们下一次相聚是什么时候,会不会发生大案要案。

 

陈舞蹈重回公众视野,按理说该有人怀疑他的后台势力,但陈舞蹈不知道是不是张代表处理的实在太好,除了在八卦论坛里几个拿不出证据的猜测,现在自己的形象正面得简直可以去当新时代偶像的楷模,陈舞蹈没有他们那么红,随便跑跑通告剩下的时间就是陪陪不知道哪天会来找他的张代表,一瞬间,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刚被包养时候的“佛系”状态。

哦,对了,现在“佛系”已经早就成了属于历史的词儿了,没有人再提起。

 

 

陈舞蹈跟白rap见了一面,更准确的说是他们一起参加一个跨年晚会,节目安排在一起,主持人站在他俩旁边调侃当年这对cp的故事,台下开始起哄让他们再来一个。

白rap向旁边退了半步,陈舞蹈也退了半步,明显地给出了一种拒绝的信号。陈舞蹈看了看尴尬的主持人,拿起话筒笑了起来,“我现在可不敢了,我怕某位鬼小姐下台手撕了我。”

“舞蹈哥哥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白rap也拿起话筒,笑着眨眨眼睛。

台下又开始尖叫起来,事件被完美地翻了篇。

 

演出结束白rap一把拉住了陈舞蹈,“走,我请你喝酒。”

白rap标志性的张狂气质还没有变,但是却有些不一样的东西混在了里面,白rap带陈舞蹈到了个僻静的高级酒店,点了个小包间。

对方给陈舞蹈倒了半杯,给自己倒了半杯,抿了一口之后突然抛出了句,“甄部长,是你杀的吧。”

陈舞蹈握着杯子的手愣住了。

白rap抬眼看他,泪痣仍旧明显,那种背后发凉的眩晕感再次回到了陈舞蹈身上。

“放宽心,我要告发你早就去了,而且我没有证据,你大可不必承认,但我知道甄部长就是你杀的。”白rap喝完面前的半杯酒,又给自己倒了半杯。“还记得当时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消息最灵通的那个吗?”

陈舞蹈低头抿酒,白rap自顾自地说下去。

“我也恨甄部长,他扣了我的演戏合同。我知道大主唱得了抑郁,想要自杀,我也知道撒微笑从刚进团就喜欢何美男,不,后来证明是他姐姐。”白rap摇摇头,像是说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儿。

“我还知道,你的金主是张代表。”白rap转酒杯的手指停了下来,抬眼看陈舞蹈。

“你想干什么?”陈舞蹈和白rap对视,知道对方话里有别的含义。

“我想让你帮个忙,更准确的,想让张代表帮个忙,鬼超红她……被甄有戏缠住了,脱不开身。”白rap突然叹了口气,“我的能力做不到。”

陈舞蹈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酒杯中粘稠的酒水被陈舞蹈晃了几下,他现在已经不怎么喝酒了,“你的秘密呢?”

“什么?”

“你说了很多我们的秘密,我想知道你的秘密呢?”陈舞蹈继续和他对视,平静而坦然。

白rap愣了一下,然后突然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好像听到了什么太有趣的事情。

就在陈舞蹈以为自己应该离开的时候,白rap突然开了口——

“我曾经喜欢过撒微笑,喜欢过,有那么挺长一阵。不过现在早就已经过去了。”白rap耸耸肩,眼神里透露出点无奈的意味,“谁还没有个青春,是吧。”

陈舞蹈哼笑了一下,拿上自己的东西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陈舞蹈在想,他们这个团,或许就不应该凑在一起出道。

 

跟张代表提甄有戏的事儿不容易,但陈舞蹈知道白rap表面是在求他实际上是个威胁,自己当年的事儿,以及,会牵连到的张代表。

陈舞蹈这次趁张代表回来的时候主动了好几次,趁张代表洗完澡回来躺床上后陈舞蹈凑了过去,“我有话想跟你说。”

“什么?”

“我想问你,对于你,我到底是种什么样的存在?”陈舞蹈这一次没有退缩,一双眼睛正盯着张代表,看着对方一点点眯起了眼。

“我八年前就跟你说过,希望你懂什么时候该张开嘴什么时候该乖乖把嘴闭上。”

“你知道吗?”陈舞蹈伸出手举到空中,“从见到你之后我就总是想到大二的一个夏末,我留在学校里,躺在一颗梧桐树下面,这样举着手去接树叶间投下来的光斑,然后光越来越强,越来越强……”陈舞蹈停了一下,转头去看张代表,眼底一些泪渍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着光,“那些光刺得我想哭。”

“……别想了。”张代表的手伸过来轻轻擦了擦他的眼睛,拇指温柔地抚过陈舞蹈眼角的地方,那枚金属戒指的触感贴在陈舞蹈的肌肤上,

“你知道甄有戏吗?我想你帮我个忙。”

 

 

 

 

六月份的北海道还算温暖,陈舞蹈戴着墨镜将手肘倚在栏杆上看远处的风景。

张代表端着杯酒到他旁边,陈舞蹈想接过来,对方只是收了一下手,躲开了。

“怎么了?”

“医生说你的腰,不能喝。”

“那你就可以喝?”

“对,我可以喝。”张代表抄着口袋站在他旁边。

陈舞蹈也不再说话,继续吹风。

“退出娱乐圈之后,打算干什么?”张代表抿了口酒,语气平静。

“我想,要个小孩。”

“什么?”张代表的戒指和玻璃杯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

陈舞蹈低头沉默了一会儿,“我马上要三十二岁了,也该有个小孩子了。我一个孤单久了,想有个亲人。”

对方还是沉默,从远处太平洋吹来的风一直延伸过平原,越过城市,最终落到陈舞蹈的皮肤上,他转过身来,和张代表对视,“你也快四十了,董事会该催你结婚了吧。”

陈舞蹈又顿了一下,像是在思考措辞,最后还是摇摇头,“你也知道我们不可能一直这样下去——”话音还没落,陈舞蹈觉得自己的下巴被对方用力扣住了,触感熟悉的戒指印在皮肤上。

“我养了你将近九年——”“那你还能指望我给你什么!”

陈舞蹈第一次大声打断了对方的话,张代表的手指停住了,一道不算显眼的泪痕在墨镜下面蔓延流下,在阳光下才被人看出来,张代表放下了手。

“我这个穷光蛋只有两样东西,一个是身子,另一个是爱情,前者你已经要够了,后者——”陈舞蹈的头发在风中被吹得翘起来了一下,他抽了一下鼻子,“我想给你,但是你不想要……”

“放过我吧……行吗?”

下一秒张代表吻了他,这个动作陈舞蹈懂,意味着他不想再跟自己谈这个话题。

“失踪了一年多的甄院长这两天突然跟我打电话说要谈谈当年的事儿,我明天会回国。何美男最近在国内搞什么nznd十周年演唱会,是你们当年答应下来的吧,至少回国去看看,毕竟你还没有正式宣布退出娱乐圈。”张代表放开他后说了几句,将酒杯放到了一旁酒店观景台的桌子上,拿起了搭在椅子上的外套,准备离开,但他随后停住了脚步——

“记住这条,你个人告别演出完来后台找我,我有东西要给你。”

夏末的阳光洒在大地上,一切都干净而明亮得彻底。

 

 

 

 

 

 

陈舞蹈张着双臂,舞台下的闪光灯连成一片光斑,慢慢化成了那个夏末梧桐树叶的影子,光越来越强,刺得陈舞蹈眼睛发痛。

他穿着一件早就过时了的灰色西装,眯着眼睛对台下的观众笑,泪水将他眼前模糊成了一片。

夹杂在欢呼声中的警笛声越来越清晰,音乐逐渐走向终章,他还是张着双臂,像一只准备下坠进深渊的小鸟。

后台化妆桌上的奖杯沾满了鲜血,血点溅满了雪白的墙壁,额头正中间被子弹贯穿的冰冷尸体倒在血泊里。

 

“陈舞蹈,你因涉嫌蓄意谋杀张代表被予以逮捕,请你将手放在我们看得见的地方……”

不,不不,你们搞错了,那不是他,他才不会随便向我求饶呢,他是个骄傲的人,我知道……你们都不知道……我知道……

“不要动,再说一遍!不准动!嫌犯有枪!”

 

尖叫声隐去,十二年前那个夏末的光越来越亮,他看到光那边有个模糊的人影,他终于想起来了,这次他没有再哭,而是笑了起来,仍旧是当年那个少年的模样——

 

“我这个人很古板的,我只和爱情在一起。”

 

 

 

 

 

“本台记者报道,前nznd成员陈舞蹈今日在个人告别演出后台枪杀著名青年企业家张代表,在抓捕过程中持枪暴力拒捕,被警方击毙,据悉,生前两人处于地下恋情关系,张代表生前社会关系复杂,有关人士猜测是一场因爱生恨的情杀案件。同时,警方在嫌疑人的遗体口袋中发现了一页日记,陈舞蹈自行承认八年前蓄意毒杀甄部长,多年旧案沉冤得雪,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nznd组合又出事!自何美女被爆车祸意外身亡后,nznd十年之约演唱会当场新加入成员甄有戏被人谋杀,嫌疑人锁定生前和受害人有经济纠纷的何美男,何美男同期被爆出因疲劳驾驶在片场致一替身演员死亡,事后肇事逃逸。现何美男已被警方控制,何氏企业拒绝接听本台记者电话……”

“糊团还事多,娱记小妹带你细扒十年nznd风波,杀人整容抄袭酒驾私生子潜规则,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爆!撒微笑自首!据悉今天上午早些时候,娱乐圈著名天王撒微笑向警方自首蓄意谋杀甄有戏,nznd事件热度再发酵,本台记者将持续追踪一线情况……”

“……今日撒微笑一审裁决结果已出,有期徒刑十年……何美男一审裁决有期徒刑八年,缓刑两年,被告方上诉被驳回……”

“年度骇人杀人案,换脸疑云首度证实!警方披露企业家张代表枪杀案细节始末,关键突破点竟是戒指……”

 

“……是这样的,被害人的面部损毁的比较严重,凶手在枪杀了被害人之后,又用化妆间的奖杯反复击打被害人面部,这让我们对凶手的动机产生了新的疑惑,在法医尸检的时候发现被害人尸体有些奇怪,左手食指上的戒指明显有新带的痕迹。”

“而据悉,张代表生前一直戴着这枚戒指已经有将近九年,这让我们联想到了在这起枪杀案前一周左右甄漂亮整形医院发生的纵火案,死者甄院长的口袋里发现了与死者左手上同款的戒指,这应该是对情侣款,或者说是一对婚戒,而在甄漂亮医院的这具尸体左手食指上有明显的常年佩戴戒指的痕迹。”

“我们队长做了个极大胆的检测,让法医重新比对了两具尸体的DNA,发现在后台枪杀案中死亡的是真正一年前失踪的甄院长,或者说是整容成了张代表的甄院长,枪杀案的凶手的动机应该是一次报复性质的仇杀……”

 

“……”

 

 

 

尾声——

 

十二年前,家境贫寒的陈舞蹈因为要打工暑假没有回家,正赶上夏末快开学的日子,没班的他和舍友约好去情人坡上“赏景吹风”。

那天是个好天气,阳光亮得纯粹通透,才十八岁的陈舞蹈的头发被风吹得翘了起来,他也不去管,伸出手去接树叶间透下来的光斑,无忧无虑。

舍友突然推了推他,“对了,老六,你还记不记得,今天是你们这群留校勤工俭学的奖学金捐助仪式?快起来快起来,学院说了,所有递了申请的学生都要去大会堂,快快快,快走快走。”

“哎呀,不着急,唉……唉你别拉我啊……”

 

张代表冷着个脸坐在礼堂临时搭起来的讲话台旁边,礼堂的空调坏了,他的西装不怎么舒服地黏在身上,张氏企业对不少大学都设有助学金,张代表对这种董事会想出来的增加企业社会公益知名度的方法一点不感冒,这种出席活动能推就推,他刚接手整个父母留下的遗产商业帝国,董事会看不上他任意妄为的态度,怎么也得让他作为新上任的董事长去走走形式,张代表才勉为其难地找了个本市最近的大学来参加“奖学金捐助仪式”。

他百无聊赖地坐在最边上的位置用手指敲桌子玩,讲话的事儿都一并交给了那群喜欢打官腔的人去办,礼堂里热得很,底下的七八十个学生也都摆着个张代表同款的死气沉沉不耐烦脸,唯独那个上岁数的教导主任拿着厚厚一沓稿子,孜孜不倦地讲的唾沫星子乱飞。

就在张代表几乎要在一旁睡着的时候,在空旷礼堂里回荡地格外响的开门声让他抬了抬眼,从侧门进来个岁数不大的学生,轻轻吐了吐舌头快步半弯着腰从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本来讲在兴头上的教导主任拍了一下桌子,“那个迟到的同学,你站起来!你哪个院的?叫什么名字?”

 

张代表看着那个眨着大眼睛傻乎乎站起来的大学生,他的头发还有几根被风吹得翘着,他站的位置靠近礼堂窗户,从张代表这个角度看过去,一缕温柔的过了分的阳光正好把他整个拢在了怀里,那个学生笑了起来,笑容干净明媚地仿佛把整个盛夏的光都捧在你面前——

“那个……我叫陈舞蹈。”

 

从那天起,张代表就有了一个不落幕的梦,梦里是永远不会结束的夏天。

 

 

 

 

(有些细节解释说明放评论里吧,怕最后剧情太隐晦。)

评论 ( 32 )
热度 ( 248 )

© 枣糕废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