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写,少说。
做自己。

【全员大乱炖】王牌侦探2:名侦探的危机(片段灭文脑洞)

Cp:全员cp大乱炖,放飞自我瞎胡闹

又名:探男2:封锁圈

梗概:对的,我好像已经把这个系列发展成每次季末的保留项目了。

警告:仍旧某种类王男梗,今年,学生们要出师了。前作在这里

可能文章读上去有一些影射。

正好有三位旁友点了这个梗  @一个懒橙    @Reese   @广寒秋丶 (望没艾特错)



1

名侦探俱乐部是个神秘的组织,它表面是个侦探社,但其实是个国际有名的侦探组织,隶属侦探联盟中国分区,下设侦探学院。负责以侦探的身份解决各种悬案疑案。

并且和甄姓家族纠缠不清。

 

2

侦探社仍旧坐落在那个街边二层小楼里,外面金灿灿的牌匾因为有了新的资金赞助而彻底翻新了一遍,整个古色古香的大门每一块木板都透露着有钱的味道。

“有金主,就是好,OPPO R11S,没有前后两千万,哪好意思来破案!”

大早晨起来几位侦探们就带着自家学生仿佛企业文化操人手一个手机给金主打了一遍广告。

你问为什么?去年鬼鬼一脚把金富力金主踢倒导致对方撤资不干之后,今年为了生计的侦探社甚至在他们原来供着的包公柯南狄仁杰福尔摩斯下面单独开辟了一块地方——

供金主爸爸!

 

3

今年侦探社的人员也发生了一些变动,除了雷打不动的何老师撒老师两位千年老妖之外,大老师和黄老师都不在侦探社任职了。

前者嘛,终于认清了自己,成功审视了自己的梦想之后。

调到了某相声组织说相声去了(不是。

 

4

至于后者嘛,黄老师本来就不算是侦探俱乐部的编内人员。

当初是何老师非要拉他过来帮忙,原因也非常简单——

你不在这儿,我们这一大家子吃什么?

我们可是一起在深山老林里做过饭的友谊啊!

 

5

不过在帮忙把魏大勋带出师之后,黄老师还是挥一挥衣袖回到他隔壁街某特工组织,继续兢兢业业当爹又当妈去了。

 

6

于是魏大勋和王嘉尔,就这样一眨眼多年媳妇熬成婆。

从学生,变成老师了!

 

7

小白:唉唉唉,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啊。

何老师:怎么不对劲?

小白啃完手里的香蕉,抹了抹嘴巴:你看啊,曾经,我比大勋和嘉尔先来,他们是学生,我也是学生。现在,他们是老师,我还是学生,我怎么感觉我掉辈了呢?

 

8

他何老师挑眉:我白啊,你想升辈吗?

等我死那天吧!

哼,洞庭湖老麻雀式傲娇。

 

9

相比之下撒老师和他的徒弟就没有这种问题。

两个人天天和俱乐部里的小柯基玩的不亦乐乎。

仿佛熊爸爸与熊闺女。

 

10

这一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仿佛俱乐部撒老师接的所有案子,都在认亲。

你撒日常当爹。

 

11

就这样,俱乐部的热闹劲一下子降了不少,除了还剩撒老师和鬼鬼贡献闹腾,连晚上吃火锅都要凑不齐一桌了。

“唉,小乔也升去别的地方了。”王鸥叹了口气,捞了毛肚放进盘子里。

这以后,都没人跟她在后勤部聊美容养颜了。

 

12

看着人丁已经不怎么兴旺了的俱乐部,何老师给自家学生夹完鸭血之后。

“他撒老师啊,我觉得我们得扩招了。”

“对,我也这么觉得。”他撒老师一边痛心疾首,一边从火锅向外捞肥牛。

“我赞同撒老师的意见。”小白把勺里的猪脑捞到了自己面前。

“楼上加一。”魏大勋瞅准了刚熟的虾滑。

“喂!明明这么艰难的时刻你们一个个吃火锅都吃的很开心啊!”

 

13

于是在通过在后厨火锅下面造价六亿的高速通道后,王嘉尔和魏大勋正式地步入了属于教职工的圆顶办公室。

小白在一旁翻了八百多个白眼。

撒老师何老师一边一个,手捧着两本厚地跟砖头一样的书。

“你们两个,愿意从此担任起培养王牌侦探的指责,正式成为王牌侦探学院的一名老师吗?”

“我愿意。”

剩下的几个在一旁围观。

鬼:唉你们觉不觉得他们仿佛要结婚了一样啊?

 

14

“下面请把手放在这本王牌侦探教职工守则上发誓。”

“唉,不是,等等,这本书,不会我们要看吧?”魏大勋在把手能放上去之前,及时刹住了车。

他何老师扬唇一笑。

“那哪能呐,咱们的侦探老师从来不看这个。”

“我们的黄金守则是这一本。”

撒老师一边笑得满脸开花一边从身后掏出一本——

《The art of pyramid selling》

 

15

朋友,你听说过安利吗?

大勋和嘉尔在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之后,还真的双双发展下线成功,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学生。

那天是魏大勋先带人回来的,跟在他身后的是跟他同样一米八高个儿的帅小伙,自我介绍说名字叫魏晨。

小白坐在沙发上,游戏都顾不上打了,把他俩来来回回打量来又打量去,最后憋出来一句,

“你俩是骨科吗?”

 

16

相比于魏大勋,王嘉尔就比较另一个极端了。

当嘉尔兴高采烈地领着看上去比他足足大一轮的潘粤明回来的时候,俱乐部里正在打麻将的老几位全都停了下来盯着他俩看,毕竟当时的潘先生穿着件白色的马褂,看上去仿佛修仙修到九重马上就要渡劫的道友——就这么仙风道骨。

尤其是撒老师,特别担心这个情况是嘉尔这孩子出门撞了老大爷,人家跟着过来要医药费。

 

17

什么,我说潘老师显老了吗?

不,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我说的是气质在,你懂吗?

就是那种每天半夜十二点都要定时批改圈阅同学美术作业的老干部气质。

 

18

于是这一对怎么看都像是画风搞反了的师徒也安定下来了。

“潘老师啊,我觉得您特像我们这儿之前一位老师。”魏大勋在侦探学院里看着潘粤明一个人在阅览室做着手写笔记,抓耳挠腮最后憋出来一句。

“谁啊?”

“黄老师,就是……那种气质,那种,特胸有成竹的气质。”

潘老师微微颔首,表示了然。

魏大勋想了想,又小声补上了一句。

“还有……体型。”

 

19

魏晨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是标准男神的人,据说以前不知怎么的,小白见过他,而且还疯狂地饭过一段时间的爱豆。

不过正式入驻俱乐部之后魏晨就和魏大勋达到了某种别样的吐槽共振。

诨名——“接梗双侠”。

大勋吧,一口东北腔巴巴的,加上魏晨的反应力buff加成。

以前还只是给别人带沟里去。

现在两个人一左一右把他撒老师简直怼到怀疑人生。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他撒老师一头埋进小白怀里嘤嘤嘤啜泣。

小白对魏晨的大型脱饭现场。

 

20

何老师路过看到此情此景。

你以为我会绿吗?

那你就猜错了。他何老师微微一笑。

我早就习惯了。

 

21

其实这样想想,何白撒大三角还真是不错。

我这样说你可能没概念。

请自动替换何美男白rap撒微笑。

三个团都糊了还十年坚持在娱乐圈混的时不时就炒cp加互相diss的天王巨星。

好吧,NZND勇敢飞,MDZZ永相随。

 

22

什么,你竟然说我们团粉是妈的智障?

别闹了,明明灭顶之灾好吗。

 

23

“我不明白,大勋他是个谐星就算了,魏晨你可是个正儿八经的男神歌手啊!”

来自被又一次夹击怼了的撒老师的哭诉。

曾经,撒老师是个王者。

直到他遇到了魏大勋。

 

24

何老师撒老师一直有个能把他俩的学生拉cp拉成一对的美好愿望。

但小白的注孤生光环太过强大,五十米内对一切雌性生物免疫——

“什么,你竟然潜规则!有这样的好渠道为什么不跟我分享!”

他何老师深深扶额——

有些人的单身,真是自己找的。

 

25

比如你看看隔壁。

后勤部,王鸥和在一旁看着他的魏晨——

“那歌怎么唱的来着。”

 

26

“小白,你看看人家怎么撩的。”何老师在一旁苦口婆心。

“啊,我懂你的意思了。”

次日——

“鬼鬼,我能跟你点个歌吗?就你敲门的那个。”

“哈????”

 

27

小白这两天很郁闷。

下楼之后,看见撒老师跟魏大勋闹腾,非要抢他手里的小蛋糕。

学院里,看到鬼鬼和嘉尔在玩飞行棋。

后勤部,王鸥魏晨一人端着一个老干部茶缸围在一块看综艺节目。

后院,何老师和潘老师进行深度访谈,旁边的柯柯抬着小脑袋听得眼睛发亮。

 

不是,这回绿帽buff加我头上了吗???

 

28

如果说名侦探俱乐部有什么第七位常驻侦探的话。

绿帽子绝对是其中之一。

毕竟,发展到现在,绿光也能算是个景点了。

绿出风采,绿出自信。

“期待着一个幸运和一个冲击

多么奇妙的际遇

翻越过前面山顶和层层白云

绿光在那里”

 

29

有时候出任务,还会有一些友谊部门的朋友调过来帮忙。

比如这一次的任务就比较大,何老师提前跟大家打好预防针,将会有两位朋友过来协同合作。

其实他们总会遇到这样的合作任务,有些兄弟部门调过来的人觉得不错,甚至会留下来发展成为俱乐部的一员。

“我们新来的两位朋友,大家欢迎。”

从何老师后面探出头来,一只小狼狗一只二哈。

 

30

什么,上面最后一句划掉。

一位是大家新朋友吴磊,另一位是老朋友张若昀。

鬼鬼鹅鹅鹅鹅鹅笑了一阵,用一个甜度十足的笑容迎接了两位。

但小白就没那么宽心了,几乎两个人刚踏进门的一瞬间,白敬亭的警报雷达就哔哔哔响了起来。

“啊,也没什么别的,我就好像隐隐看到了未来我的新的两个b站拉郎对象。”

 

31

吴磊来了之后,整个俱乐部仿佛气氛都变了。

就是,好像你看着王鸥,却不想跪下来大声喊她爸爸了。

有一个定理叫做“空间攻气定律”,就是说在一定的范围内,攻的气质会自动向一个最攻的人集中,然后让其他的人相比来说都没有那么攻了。

在场年龄最小的某个人微微勾唇一笑。

……这孩子,长大了还了得??

 

32

“小白哥。”正猫点在目标人物住所外面的吴磊在树丛里蹭蹭旁边举着个望远镜的小白,“你喷香水了?”

凑过去嗅嗅嗅。

“……没……没有,别瞎说。”

夭寿啦!白敬亭竟然被人撩脸红了!

 

33

别闹,我有鬼鬼了!

 

……你竟然还真有自己是个有官配的人的觉悟啊?

 

34

名侦探俱乐部不是有个入门课嘛。

他们还真的是有这个任务的。

介于去年撒老师鸡飞狗跳的任务结局,这次的蜜罐任务就落在了唯一的女外勤人员鬼鬼身上。

“啊,你问我放心不放心啊,那有什么不放心的,上次她那一脚,我就觉得该担心的是对方的安危。”

她撒老师挥挥手十分轻松的样子。

 

35

那你们两个也不要这么神情紧张地盯着监视屏幕啊喂!

撒老师和小白在屏幕前紧紧双手交握盯着鬼鬼第一次独自出蜜罐任务。

来自爸爸和男友的提心吊胆。

 

36

端着绿茶回来的何老师看着屏幕前两个十指交握抱在一团的人。

何老师:……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鬼鬼出个任务后面绿的是我。

 

37

事实证明,蜜罐任务真是俱乐部一年一度的春晚盛况。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屏幕那边就断线了,重新连线之后发现对面竟然拉!灯!了!

然后就听见传来了鬼鬼高八度的尖叫。

“大勋快去!”

急的撒老师当场蹦了起来,顺便带倒了还跟他拉着手的小白。

小白哐当一声砸在地板上,并完美地被何老师的绿茶浇了一头。

 

38

谁再跟我提绿和头这两个字我跟谁急!

——白式怒吼。

 

39

魏大勋破门而入准备英雄救美的时候开灯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目标人物晕倒当场脸上一个鞋印口吐白沫。

鬼鬼坐在地板上疯狂尖叫。

旁边丢着一个人偶娃娃。

 

大勋懵逼。

“姐姐,你先停停好不好,这玻璃都快让你给整碎了。”

幸亏何老师这次让我带了耳塞来啊。魏大勋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40

情况非常简单,目标人物啥都没干呢,刚推开门,就被鬼鬼一个手刀放晕了。

但就在鬼鬼打量房间的时候,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个装电池的人偶。

于是也没搞清楚那玩意到底是啥的鬼鬼彻底吓懵逼了,一脚跺在了目标人物的脸上,一巴掌朝着人偶扇了过去。

 

“唉,嘉尔啊,嘉尔,行了,把手放下吧,这轱辘不用捂眼。”

身为学生的潘粤明十分心酸地拍拍自家老师的肩膀,让他把手放下来。

 

41

就这样,侦探俱乐部说什么也不让鬼鬼再去出蜜罐任务了。

“那啥……金主也不多,你每次一脚目标人物就给整倒了,这有多少也不够你造的啊。”

魏晨痛心疾首。

“那这样我们就真没有能出外勤蜜罐任务的了。”坐在上首吃火锅的何老师叹了口气,给旁边的撒老师夹鸭肠。

火锅周围的人面面相觑,场面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许久,一只手缓缓举了起来。

“我觉得,这个任务我可以胜任。”

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魏大勋昂首挺胸站了起来。

 

42

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画着浓艳的眼妆,提着宝蓝色的裙子,涂着鲜红的嘴唇,用力将胸前挤出来两块,一步一晃地走进了酒会现场。

“那啥,撒老师,我能不负责监视了吗……”魏晨在一旁的公寓楼一扇窗户里架着望远镜,拿过旁边的眼药水给自己挤了两大滴,

“我觉得有点想吐。”

 

43

但这次任务竟然成功了。

谁都不知道酒会当晚发生了什么,反正魏大勋的换装取得了近乎完美的效果。

“……这对方,口味得多重啊。”

连一向沉稳冷静的王鸥看完结案报告之后都忍不住发出了感慨。

这年头,又有钱又瞎的人这么多了吗?

 

但魏大勋回来之后对于那晚的细节绝口不提。

只有一次,大勋和小白在天台上喝啤酒多喝了几杯,看着漫天星星拍着小白的肩膀。

说自己那天在酒会上,遇见了一位从星星来的小王子。

 

小白噫得一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决定在对方发酒疯之前赶快把他扛到楼下去。

 

44

自从黄老师离开侦探俱乐部之后,除了火锅,做饭就是大家轮流了。

说实话……真不怎么好吃。

所以还是日常吃火锅。

后勤王鸥一个人忙不过来,有时候魏晨就去帮帮她,但毕竟魏晨还是个外勤侦探,虽然现在正确率也不算高吧,但毕竟还是要跟着出任务的。

王鸥用老干部茶缸嘘了口热水,突然起身——

“何老师,我想招个后勤搭档。”

 

45

王鸥的搭档要求特别简单,是个能一起聊聊美容养颜的正常人就行。

“不要撒狗头那类的。”

唯一附加条件。

招聘贴出去了好几天,一个人都没招到。

就在屋里的几位搓着麻将觉得这事八成是黄了的时候,有个扎马尾的妹子敲响了侦探俱乐部的大门——

“请问,你们这里,招人?”

 

新来的妹子叫杨蓉,之前也被兄弟部门调过来帮过几次忙,是个各方面都非常可爱的女孩。

王鸥十分满意。

快看!正常人!

 

看到新来妹子甜甜地和鬼鬼王鸥一起泡奶茶喝,小白大勋嘉尔三个人仿佛又看到了一丝金条榜重洗的希望。

“蓉蓉啊,你听说过麻将吗?”

三脸狡诈。

 

46

有些人啊,就是对自己没有充分的认知。

“怎么跟你们说的,啊,不要赌博不要赌博,我不是强调过了吗?”何老师对着三个比他都高一头的男人掐着腰仰头——气势不能输,“啊?白敬亭啊白敬亭,你看我还有那么多金条够你造的吗?”

“是他起的头!”“主意他出的!”

别说,还是关键时刻能看出人和人之间的塑料兄弟情。

小白和嘉尔火速同时指向站在中间的魏大勋。

 

47

“好了,大勋,以后遛柯柯的事情你负责了。”

何老师一挥手下了论断。

“不是……我???这什么??喂??”

看着走远了的三人以及特意转过头对他做了个鬼脸飞吻的小白。

魏大勋想点一首凉凉送给自己。

 

48

但是原本风平浪静的侦探生活,好像突然起了一丝不小的波澜。

“什么,查封?为什么啊?”

看着俱乐部的门口被贴上两排明晃晃的封条,还啃着香蕉苹果小甜饼的一众人都愣住了。

“查封整改。”贴封条的为首那位冷冰冰地丢下一句。

“那,什么时候我们才能重新营业啊?”何老师站出来挂着个客气的笑脸交涉。

“不清楚,等通知吧。”

啪啪啪的皮靴声从街道上消失了,只剩下了大眼瞪小眼的一群人。

 

49

“这怎么办啊,营业季的时候被封掉了,这就没办法接案子出任务了。”

火锅沸腾氤氲出一阵阵水汽,但围着坐的一群人却都没了吃饭的胃口。

“我们为什么被封了啊?难不成真是扫黄打非?”魏大勋托着下巴来了一句,被旁边的魏晨拍了脑袋。

“想什么呢,我们那里黄那里非了。”

“有撒老师这种老司机在,还真不好说。”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潘老师突然幽幽补了一句刀。

此刻撒老师正抱着小柯基,怀里的小家伙心情也不怎么好,耷拉着耳朵。

 

50

终于,撒老师戳了戳何老师的胳膊。

“你要不要去跟黄老师打个电话?”

鬼鬼小白躲在门后偷听自家老师的机密对话。

“森么?我们还有兄弟支援部门吗?”鬼鬼跟她师父一样戳了戳小白的胳膊。

“不是兄弟支援部门,黄老师在的地方其实是个正儿八经的特工组织,你不知道嘛。”

小白压低了声音。

“可不是嘛,据说隔壁街那个超级厉害,人家是真特工耶。”

“就是就是……唉,大勋你什么时候来的,嘉尔?晨哥?潘老师??”

喂,虽然知道你们都很关心我们未来怎么办的问题,但能不能不要压我身上了啊??

尤其潘老师,你自己的体量,你自己心里没点那啥数吗?

 

啊呀,自从他大老师走了,我这才刚找到能吐槽小肚子的对象呢。

划掉上条,怕被打。

 

51

“唉,唉,黄老师啊,是我啊,炅炅啊,想问问你们最近部门……”

何老师刚说没两句,就听见电话那边传来了嘈杂的人声。

何老师对着撒老师耸肩懵逼。

“……唉,喂,喂,何老师啊,唉,我是……那啥家里最近事儿比较多……”

“我想问问你,你们最近机构运转还好吗?”

“没,我们现在被查封了。”

黄老师的声音终于清晰地从听筒那边传了过来。

何老师撒老师两脸惊讶。

“黄老师,我们也是,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啊……我不知道啊……大傻你给我把军工铲放下,听见了吗!渤儿你还不过去拦着他……何老师啊,我这儿还有点事,有时间我再给你回电话哈……”

听着电话那边变成了嘟嘟嘟的忙音,何老师还没来得及叹气,就听见啊的一声。

门口摔进来一地的名侦探。

 

52

“情况呢,就是这么个情况。”

把摔了一地的侦探们挨个在沙发上摆好并且给自己磕破额角的学生认真贴上ok邦之后,何老师也只能摊手跟大家实话实说。

“所以呢,我们就没有案子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嘛,潘老师和魏晨不还没有把课程都修完嘛,我们完全可以回侦探学院进修嘛。”

“不接案子,吃啥啊。”

后勤一针见血。

 

53

一个庞大的侦探组织运行起来最恐怖的难处是啥?

不不不,不是甄氏家族寻仇。

也不是有人十投九不中,永远被标榜成侦探界的狗头明灯。

是贫穷。

 

当然,这不仅是侦探机构运行的难处。

也是人生要解决的问题榜首。

毕竟,抱歉,有钱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

 

54

“喏,这是这个月的开销和收入表。”王鸥推开何老师办公室的门,啪嗒把文件夹一丢。

何老师看着满目红圈只进不出。

一狠心——

“给我把撒狗头和小白的零食全停了!”

 

55

其实何老师和王鸥一直有一种观念,他们俱乐部的开销大头并不是那些个伪装面具窃听器啥啥啥的。

而是小白的投喂。

这熊孩子最近还有把五讲四美老干部潘老师也带进吃道具大军里的趋势。

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56

传言说,这个世界上最惨的是王鸥的男人,小白的女人,撒撒的女儿,和潘粤明的老板。

潘老师端着茶杯搁侦探学院里看书喝茶,心里突然想着。

难不成是因为我进了这名侦探俱乐部的缘故?

以及插一句,本来以为当上院长终于不用打工了,结果还是个死老板的打工仔。

 

57

这样玄学的东西当然一点都不符合唯物主义辩证法了。

所以这个说法的科学性还有待大量的数据考证。

 

不过如果王鸥的直觉也觉得有事要发生。

那你就必须要信了。

毕竟王鸥的直觉是一种超越现代科学的因果律武器。

 

58

鬼鬼这天早上去学院翻来覆去也没找到她往常早早就起来和柯基闹着玩的撒老师。

不开心的鬼鬼终于在通过造价六亿电梯旁边的人行通道十分钟后爬楼梯回到了名侦探俱乐部那幢二层小楼。

哦,你问为啥六亿电梯没在运行?

何老师原话是“能省就省点吧。”

 

59

“白白,我找不到撒撒了。”鬼鬼找到了在沙发上玩游戏机的小白,晃了晃他的胳膊。

“哈?甜点仓库找过了吗?”

鬼鬼连连点头。

“不应该啊。”小白看到孤独地在一旁玩着球的柯柯,突然意识到,撒老师确实不见了。

 

60

“何老师何老师!撒老师他不见了!”

小白和鬼鬼找到何老师的时候,对方正在自己书桌上趴着睡觉。

但因为这个样子的何老师太过少见,一时没反应过来的鬼鬼差点哭出声——

“何老师他不是死了吧?!”

 

61

“啊呸呸呸,谁死了谁死了,你怎么这么不盼着我老师好呢。”

小白深深扶额,搁桌子旁把何老师晃醒。

“何老师,撒老师他不见了。”

“嗯……我知道。”

啥,合着我们俩这一路还在脑补仇家复仇暗杀绑票,你早知道了不跟我们说?

 

62

“他……稍微离开两天,回去看看。”

何老师揉揉眼。

 

其实究其原因也很简单,侦探俱乐部被封的这些日子里,一个案子都接不着,撒老师看着日益缩减的开支和越停越多的设备,犹豫了犹豫还是跟何老师商量,回去待一阵,不再消耗这边的费用了。

“我一个人吃零食吃怎么多,这么容易吃垮你们。再说我回去还可以赚点别的外快。”

他撒老师走的时候仍旧努力挂着个笑脸,嘱咐了好几句要何老师替他照顾好自家学生,等他走了再告诉他们实情。

何老师张了张口,没找到拦住他的理由。

虽然他很想拦。

 

63

“何老师你这个人,哼!”鬼鬼听完前因后果叉腰撅嘴对着何老师生气。

“我怎么了嘛。”

老麻雀的委屈。

“你怎么能让撒老师回娘家了呢?”

 

一旁的小白差点和何老师一起被这一下噎死。

 

64

“哎呀,不是回娘家不回娘家的问题,这性质能一样吗?”

“怎么不一样,我生气了,我不要理你了!”鬼鬼一转身跑出了办公室。

“唉,鬼鬼,鬼鬼!”

何老师看着小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愣着干嘛,不会追吗?”

 

65

何老师还没将这些烦心事理顺。

小白就呼哧呼哧地跑回来了。

“你怎么回来了?”

“没追上。”

 

哎呦喂,小白啊小白,我还是那句话赠送给你。

你就等着打一辈子光棍吧。

 

66

我们不是说了吗,王鸥的直觉,你要信。

所以当她觉得要出什么事儿的时候。

就真的要出什么事儿了。

 

67

名侦探俱乐部陷入了难得门可罗雀的冷清状态。

大厅里就还有魏大勋和王嘉尔在联机打游戏,两个人玩了两局,也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意思。

王嘎嘎托腮看着大勋花,用仍旧带口音的普通话——

“哥,你觉得这次我们能顺利挺过去吗?”

大勋一拍他的肩膀——

“那当然,我们可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名侦探们啊。”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他大勋哥的话很鼓舞人心。

但这个表情还是让他想到了那次对方的女装任务。

善良如嘉尔,也难得地觉得有点反胃。

 

68

这天傍晚,许久没露面的黄老师提着两瓶酒敲响了名侦探俱乐部的大门。

何老师开门被他的到访吓了一跳。

“嚯哟,黄老师你怎么来了。”

“怕我不在,你们饿死。”

 

69

名侦探俱乐部顶层有个小天台,上面有个小葡萄藤,还有几把藤椅。

这个提议也是小白提出来的,自火锅的绝佳议题后,他又琢磨出了露天烧烤的好主意。

于是就这样被集体双手双脚通过了。

 

何老师和黄老师一边一个,躺在藤椅上看星星。

这种天时地利人和,不进行深入谈心还能干什么。

 

70

“何老师,你们最近怎么样?”

“还是那样呗,一直查封,没法接案子,俱乐部没什么收入,维持现状都很困难。”

“都一样。”

“那我看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我着急什么。”他黄老师不慌不忙地喝了口酒,

“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被封了。”

 

71

原来是大户啊。

何老师擦了擦嘴边喷出来的酒。

战马关公身上纹,掌声送给社会人。

“听说你们最近都郁郁寡欢的。”

“是啊,主要是你都没有个能努力争取的方向。只能等着他给你解封。”

“你知道吗,我们几乎每天都过在可能散伙倒闭的边缘上。”

黄老师喝了口酒。

何老师吓一跳。

不是,我们真的要突然交这么深的心吗?

 

72

“何老师,你看啊,这这么多条街,有着这么多个组织。有你们这样表面侦探社实地里的侦探学院,也有我们这样表面餐厅实际的特工机构。委托人那么多,他们有了问题,凭什么就找你我,不找别人呢?都是一样的,可能你我,在这几条街有点名声;有些小组织,几年也没什么人听说过。我们现在都有资金了,能升级装备,更新换代,也能吸引得到更多的人过来帮忙;同时呢,也结了更多的麻烦,顾客对你的要求也更高了。”

 

“你看,何老师,我们都明白一个理,你们做侦探,我们做特工,不是我们去选择委托人,而是委托人来选择我们。他们比谁都敏感,他们一眼就能看出来你接这个任务,做这个任务用心不用心。如果你一次让他们失望,他们可能还会看在老主顾的面子上给你个面子,但当你第二次让他们失望了,除了你,他们还有满满那么多条街的选择呢。”

 

“这是个相互的过程,有了委托人来选择我们,才有了我们继续运作下去的动力源,而我们在这一次次的任务中收获与成长。这成长是一直的,没有个头。”

 

“所以,何老师,虽然你这俱乐部让人给关了,但这‘侦探俱乐部’几个字,指的应该不是咱俩脚下这幢二层小楼,也不是你地底下连着那块占地巨大的侦探学院吧。”

 

“没有一家机构起来的时候,各个成员都是默契又熟络的,咱不都是一点点磨合出来的吗。只要你们一群人抱的都是同样一种想把这个事儿做好做下去的心,那你们这一类人自然会连成一根线,这事儿也自然能成得了。”

 

“那次我家那位老小问我,师父你说咱这次还能挺过去吗。我拍着胸脯跟他们说,怎么不行,一个好团队,一个好的响当当的组织名,靠的不是多么有钱,多么有噱头,靠的是什么啊,靠的是一根从开始扎根一直缠在每一步上的精气神,靠的是一种骨子里不变的东西。你们有你们的,我们有我们的。有了这种东西,即便遭遇了不顺了,你们这‘名侦探俱乐部’还能拧成一股,能把事情挺过去。”

 

“首先啊,你这个当大家长的,不能自己颓了。”

 

黄老师冲何老师意味深长地眨了眨眼。

 

73

何老师只感觉心里仿佛升腾起来一阵异样的感觉。

一瞬间看黄老师的脸仿佛变成了看好莱坞励志电影里必出现的黑人扫地胖大叔。

指点迷津,指明方向。

按理说这一段应该是电影主题曲出来的地方了。

 

74

“不是,其实也没啥,主要是大勋给我打电话,非让我劝劝你把撒老师找回来。”

“而且他还说心理咨询费从你的金条里出,五分钟一块金条。”

“唉,要不是最近我也缺资金,才不接这活呢。”

他黄老师又喝了口酒,笑得跟只大尾巴狐狸似的。

“我刚才掐表了,我一共说了35分钟,你还喝了我一罐自家的陈年酿,一共算你八根金条好了。”

 

75

何老师是个高雅的人,何老师一般不骂人。

“魏大勋,我xx你个xx的你xx给我出来!”

 

极个别情况例外。

 

76

送走了黄老师翻遍了整个侦探俱乐部也没找到魏大勋后,何老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的这个房间啊,是名侦探俱乐部最早布置起来的,旁边就是撒老师的,当时王鸥看着他背后这面墙,突然提议说。

“你把这面墙空出来吧,以后出了任务,或者什么别的拍了照片,我们就留一份挂在你这里。”

后来有了钱,何老师的办公室也装修地越来越好了。

唯独这面墙,一直没有挪用过别的作用。

 

77

何老师也很长时间没仔细看过自己这面墙后面的照片了。

这第一张上面是他,撒老师,小白,鬼鬼,王鸥和小乔,几个人傻乎乎的,后来人就满满多起来了,大老师来了,还有嘉尔,大勋,二哈似的张的的,来帮过忙的陈若轩,昊然弟弟,娜娜,孙坚,蔡老师,和鬼鬼搭档过情侣任务的亚纶,现在已经成了后勤一员的杨蓉,集体去泰国办案的时候遇到的陈意涵,在西伯利亚火车上的林依晨和董力,薛之谦,健身房那个连环案子里遇见的苏有朋,孙怡,过来非要找撒老师玩的沙溢,被何老师强行拉入伙的黄老师,这照片看着看着就越来越近,刚刚帮他们一起出过大任务的吴磊,新招进来的潘老师,魏晨,还有大勋出女装任务那次模模糊糊拍到的和他共舞的小王子,过来没有出任务先帮他们把膜都贴了一遍的熊梓淇,玩狼人杀教全场做人了的颜如晶……

第一次建成火锅的时候,季末考核玩狼人杀的时候,小白大勋嘉尔盘腿坐在地上一起打超级玛丽,撒老师抱着柯柯看鬼鬼练习开锁,小乔和王鸥搬着新来的装备箱子笑得开心,自己和撒老师小白一起扮偶像歌星硬闯进酒会找证据,大老师给嘉尔上动机课……从大理到北京,从西伯利亚到泰国,照片上的他们,好像总是笑得很开心。

何老师都不记得,他们原来已经破过,那么多案子了。

 

78

自己脑内剪了一出自带bgm的回忆杀的何老师不由有些眼睛湿润。

 

79

什么你竟然没有发现上一条是可以打开的超链接?

 

80

或许黄老师说的是对的。

“明星大侦探”指的不是这幢装潢华丽的小楼,也不是后厨火锅底下六亿造价高速通道连的偌大的名侦探学院。

是何老师的忙内小幺,动机博士,搜证王

是撒老师的狗头,明灯,老司机,芳心纵火犯

是小白的吃道具,注孤生,背锅侠

是鬼鬼的警犬破坏王,鹅鹅鹅鹅鹅,

是王鸥的直觉,克夫诅咒……

是甄姓的必死flag,是道具组,是尔康表情包,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81

是那些这些经历中,一说出来,

你知我知的梗。

或许,这就是黄老师所说的。

一根不会断的线,一份扎根在初心里的精气神。

 

82

他何老师脑内一曲回忆杀剪完之后,一拍桌子。

“小白,鬼鬼,还有你们几个,快过来。”

 

嘴里还塞着香蕉的小白急匆匆拉开了门,最后跟着一个颤颤巍巍的大勋。

“何老师,这大晚上的,你要干啥啊。”

 

“找你撒老师去。”

 

83

天刚刚亮,撒老师正在个新开的古董店里扫灰,晨曦洒在柜台上,折射出明媚的光。

何老师敲了敲门,轻咳了一下。

“何老师,你怎么来了?”

“撒老师,他们几个都挺想你的……你回来吧,你再吃,也没有小白一个人吃的多啊,还是养得起你的。”

“你看,柯柯也挺想你的。”

何老师把躲在后面的柯柯抱出来,伸到撒老师面前,小柯基汪汪叫了两声,被撒老师接了过去。

 

84

 

“还有,我也很想你。”

 

85

“yoooooooooo”

偷偷让王鸥和杨蓉在何老师身上放了跟踪监控的名侦探俱乐部一群人在屏幕前发出了集体的起哄。

“看看,小白你看看你老师。”魏晨啪啪地拍着小白的肩膀。

“看看人家这撩的技术,还不赶快拿出小本做做笔记!”

 

86

后来撒老师理所当然地回来了。

毕竟名侦探俱乐部的吉祥物是柯基嘛。

可能因为吉祥物回来了的缘故,没过多久,查封撤销了,名侦探俱乐部,又开始对外营业了。一切就这样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喂狗吃火锅打游戏出任务。

除了——

“何老师,黄老师又打电话来了,这次打到咱前台座机上了,他问你那八根金条啥时候给他?”

 

87

“唉,不是,何老师,你是不是跟黄老师,赌博了?”小白趁着何老师捂脸无奈的时候,偷偷凑过去问了一句。

“……给我把未来一个月,不是,三个月俱乐部的洗厕所的工作都排给魏大勋!”

“好好好好好好好。”身边两个人集体拍手叫好。

何老师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大勋一倒霉撒老师和小白都特别高兴的样子。

 

88

他们今年最后一案接了个大活儿,去的地儿巨恐怖。

据说任务风险极高,所以难得的,何老师撒老师带着自家俩徒弟亲自上了阵。

王鸥在后方负责监听,四个人就从通风孔进了废弃医院。

 

灯光影影绰绰,突然咔嚓一声,四周黑了下来,铁门咵嚓就把四个人封住了开始灌水。

“啊!!!!”尖叫三重奏。

 

小白站在最中间瞬间敞开怀稳稳抱住了同时冲进自己怀里的三个人,内心毫无波动。

和一个黑暗恐惧症两个jumpscare患者共事是什么感觉?

坐下坐下,基本操作。

 

“好了,现在怎么办,我们被困在陷阱里了——”

“两千万,我的两千万呢?!”

 

89

什么,你以为撒老师是把金主爸爸吓丢了吗?

不不不,撒老师真的一松手把价值两千万的侦探新款小型爆|破|弹给丢了。

 

90

“……这下我们是不是死定了……”

“不!你们坚持住,魏晨和潘老师已经过去了!”耳机里传来沙沙啦啦王鸥焦急的失真声音。

水漫得很快,也很冷。

于是何老师撒老师鬼鬼决定在最后的时刻就不要从小白的怀抱里出来了。

“喂,小白,要是我们这次能出去,我一定给你颁个最佳侦探。”

“为什么啊何老师。”

“你不是跟我抱怨过辈分低嘛,给你个荣誉让你开心一下咯。”

何老师抬头,对小白笑笑。

“……师父,你还记得呢……”

“我怎么不记得,你们每一个我都记得。毕竟我是,洞庭湖老麻雀嘛。”

 

91

“喂,不好意思,看来我要打断你们煽情时刻了。”

耳机里传来另一个熟悉的声音。

“小乔??”

“不光他,还有我呢。”

铁笼的上方撕开一个口子,一束灯光照进来,露出了大老师的笑脸。

“万丈高楼平地起,成功不只靠自己。”大老师眨了眨眼睛丢下了绳索。

 

92

“唉唉唉,刚出来叙叙旧嘛你们着急忙慌地跑什——”

“撒老师把两千万丢了!快跑!要爆炸了!”

“什么——————!!!”

 

93

“BOOM——!”

飞扑在地上上的几个人被爆炸形成的热浪吹乱了发型,死里逃生后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看不远处火光滔天。

“我靠,你们,大片儿啊。”

“这两千万还真是……威力巨大啊……”看着完全化成粉末的庞大建筑,撒老师感慨道。

“好了,我们终于也有个大场面了。”小白擦了擦头上的汗,向后一倒躺在了地上。

“我看你们几个外勤回来怎么给我解释!”

耳机里传来了王鸥和小乔的男女混吼。

 

94

回来后小白真的得了“最佳侦探”。

其实小白并没有在意最佳侦探的名头,也没有什么额外奖励,奖品是个超大零食包。

反正得不得这个奖,俱乐部的零食也都是他的。

出乎小白意料的是,何老师递给了他一个小盒子。

里面是那些别的侦探们写给他的话。

 

什么,小白当然不会把这些秘密分享给别人啦。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那一摞的最底下,是撒老师的卡片。

卡片的最后一句,是

“小白,我看到了你的进步。在我心中,你是个极其出色的侦探,你真的很棒。

——大概,只比我差一点吧。”

 

看来他撒老师的戏精本精新技能树,点的很不错。

不过小白还是偷偷的,给了他撒老师一个非常瓷实的大拥抱。

趁何老师不在的时候。

 

95

鬼鬼没过多久就恢复了她活泼可爱鹅鹅鹅鹅的笑声。

后来他们在残骸现场发现那座废弃医院下竟然连着某种庞大的杀伤性武器,但它就这样被撒老师的两千万给彻底炸成了渣渣。

鬼鬼很开心,她的撒老师就这样顺手拯救了一次人类。

就说了,她没有跟错老师嘛。

 

96

“唉,大老师!小乔!”

围着沙发玩桌游的几位看到门口站着两个人,左手鸡右手鸭地提着满满几袋子食材笑得开心。

“长尾哥哥!”

尤其是王嘎嘎,一口气冲过去飞扑八爪鱼式把他大老师抱住了。

小白和大勋没拦住他,于是嘎嘎同学成功地把我们北京大老爷们大老师给压趴在了地上,各种火锅料天女散花般撒了一地。

场面真是太残忍了。

 

97

名侦探们呢,还是在冬天的晚上围在一起煮上一锅热气腾腾的火锅。

还有那些可能算是暂时调离了俱乐部的侦探们。

原来的桌子不够大了,多亏金主爸爸,他们换了一个更大的火锅桌。

围了满满的一桌人,板着手指数一数,发现cp数用两只手已经数不过来了。

氤氲的水汽暖得每个人的脸都红扑扑的。

 

98

坐在上首的何老师敲了敲高脚杯,起身准备致辞。

“各位名侦探们,过去的一季度呢,我们遇到了一点麻烦,遭遇了几次危机,可能就事情本身来说,不是什么严重的大事儿,但我们却都在这次事件中懂得了道理,获得了成长。

比如说我,我以后肯定不会再随随便便让你们撒老师跑走了。”

他撒老师不出所料地抱着柯基被撩红了脸。

什么,今年连收敛都不收敛一下了?都直接秀了的吗??

 

 “以及,今年各位侦探们,不论老师,学生,还是我们的朋友表现地仍旧很棒,让我们为自己鼓鼓掌吧。”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尤其我的学生小白,这个注孤生属性越发消散了,说不定——”

“虾滑熟——”“你给我闭嘴!”

今年他何老师做好了准备就等这一刻呢!

毕竟洞庭湖的老麻雀了,怕你啊。

“更重要的,我们这群大侦探们,一直在一起。”

 

99

我们的侦探们,仍旧在这里。

还是那幢街边的后厨连着六亿高速通道的二层小楼,翻修过之后,门头变得更加端庄大气了,那块写着“名侦探大侦探”的牌匾,就那样挂在那里,在晨光和星光中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100

现在,我们的名侦探俱乐部又到了要定期闭门修整的时间了。

等下一季度再开门的时候,如果你有任何甄姓的案子,别忘了来这里。

找一位大侦探为你破解疑案哦。

加油,侦探们,

大白吧,真相。

 

 

一个彩蛋:

“什么?给炸了?炸了??二十几个亿的资产说炸就给炸了??”

“名侦探俱乐部是吧,很好,你们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今年的探男系列的灵感来自于鸡条和明侦停播又复播那一天和朋友的一段对话——

“为什么感觉大家都很喜欢看这俩综艺的样子。”

“观众又不眼瞎,就跟电影电视剧似的,你费心思用真心去认真做综艺了,观众自然爱看。

你糊弄观众,观众也在收视率上糊弄你呗。”)



评论 ( 65 )
热度 ( 3416 )

© 枣糕废鱼 | Powered by LOFTER